您好,欢迎来到京润律师事务所!
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财富剧场法律顾问
北京大学法学院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实践研究基地
服务热线
010-85965005
热门搜索:北京拆迁律师拆迁律师农村拆迁补偿城市拆迁补偿拆迁维权

【武汉拆迁案例】武汉市房屋拆迁时效的法律分析
作者:jrlvshi   2017-03-14 10:04:5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武汉市作为湖北省的省会城市,最近的城市建设如火如荼,因城市建设涉及到的拆迁法律事务也纷繁芜杂,京润拆迁律师殷玉航作为北京京

  

  武汉市作为湖北省的省会城市,最近的城市建设如火如荼,因城市建设涉及到的拆迁法律事务也纷繁芜杂,京润拆迁律师殷玉航作为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的专业拆迁律师,代理数起武汉市的拆迁案件,在实际操作中,某些基层法院往往以时效为由对驳回原告起诉,对此,京润拆迁律师殷玉航有不同意见,故结合武汉市的实际情况,对行政法上的时效问题上阐述一下自己意见。

  为方便阐述,以朱某案件为例:

  2010年3月,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向第三人武汉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武汉新区分中心颁发了《拆迁许可证》,由此拆迁人开始对朱某房产所在小区实施拆迁。朱某对拆迁事宜有所了解,但一直不知第三人已经办理了《拆迁许可证》,2013年3月15日,朱某通过信息公开程序取得了《拆迁许可证》的复印件,于2013年5月15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拆迁许可证》。庭审中,被告提供了《拆迁许可证》公示的相关材料,事实上确认当时确实没有告知被拆迁人的权利救济途径,但认为原告起诉已经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要求法院驳回原告起诉。

  开庭审理中,被告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提出下列证据证明原告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1、照片:照片显示在墙壁上有一《拆迁公告》,照片中的《拆迁公告》末尾处显示的时间为2010年3月12日。

  2、被告网站截图。显示《拆迁公告》网上刊登时间为2010年3月11日,拆迁公告的末尾处签署时间为2010年3月9日。

  针对被告证据,原告质证意见:

  1、照片无法证明《拆迁公告》的上墙时间,亦无法证明拍照时间。

  2、网站文件无法证明文件的上传时间。

  根据以上,拆迁许可证的公示时间怎么来界定呢?又怎么来认定诉讼时效的界点呢?

  我国行政法上的诉讼时效分为两种,一种为一般诉讼时效,一种为特殊诉讼时效。分别为:

  最高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一般诉讼时效)第四十一条 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

  (特殊诉讼时效)第四十二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20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5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从上述规定可知,如果认定拆迁公告的时间为2010年3月,原告在2013年5月起诉,这个时间点超过了一般诉讼时效,但没超过特殊诉讼时效。这直接影响到原告还有无诉权。

  关于本案审理,首先确定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的拆迁公告时间能否为2010年3月12日。

  京润拆迁律师殷玉航认为,被告无法证明拆迁公告时间。原因有三:

  1、被告提供的照片及网上文件的时间自相矛盾,自己都无法说清拆迁公告的公示时间。

  2、被告提供的照片及网上文件,均不能证明实际张贴时间及公示时间,不具备证据的有效性。

  3、被告无其他证据佐证(譬如报纸、公证等),证明其公示时间为2010年3月12日。

  既然被告无法证明公示时间,那么计算诉讼时效的起点显然不清。但根据被告2013年3月15日的信息公开答复,被告得知了被告颁发《拆迁许可证》的实际内容,此时间点完全可以界定。即自2013年3月15日,得出原告知晓了被告作出颁发《拆迁许可证》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毫无悬念。因此,京润拆迁律师殷玉航认为,对本案的诉讼时效的起点,应当自原告实际知道《拆迁许可证》即2013年3月15日开始计算。

  退一步讲,就算不依被告信息公开答复的时间作为诉讼时效的起点,那么既然《拆迁公告》的公示时间都无法界定,那么显然无法认定原告知晓被告做出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针对本案,是适用一般诉讼还是用特殊诉讼时效?京润拆迁律师殷玉航认为,本案应当适用特殊的诉讼时效,。理由如下:

  1、原告身历其境不等同于原告知晓被告颁发了《拆迁许可证》。

  2、原告不知晓《拆迁许可证》内容,应适用特殊诉讼时效规定。

  3、一般时效是针对没有告知当事人诉权及起诉期限,当事人在知道或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两年内起诉,而该案被告不仅没告知当事人诉权,也无法证明原告得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当然不适用一般时效规定。

  从京润拆迁律师殷玉航经办的武汉市拆迁案件来分析,以“照片”和“网上文件”显然不能足以证明其《拆迁公告》的公示时间,更无法推断出原告自“公示时间”起就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犯。因为所谓的照片证据,太没有说服力,好比用现在的相机对某个过时的文件拍照,该照片就能说明是那时候拍摄的吗?所谓的网站截图,因无其他证据佐证,亦无法证明公示时间,更何况行政机关所称的“公示时间”自身都不一致。但现在的武汉市拆迁管理部门往往以此为证据来证明其公告的张贴时间,显然与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严肃性相悖,同时,司法机关对此类证据加以采信,将当事人拒之于法院门外,更会丧失了司法机构的中立性与公正性。

  总的来讲,行政诉讼法确定了被告举证责任倒置原则,即某个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与否,需要被告来举出切实可信的证据予以证明,其立法宗旨就在于严格要求行政机关依法办事,恪守法律法规。被拆迁人并不是排斥拆迁,而是排斥违法拆迁,更排斥在违法拆迁情况下无处伸冤。

  仅以此作为武汉市众多拆迁案件中的一个小结。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龙江拆迁案例】一地二卖,陷入困境
下一篇:【武汉拆迁案例】武汉市涉拆案件立案管辖小议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联系我们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朝阳区高碑店西店村南岸一号义安门B56-3
    电话:010-85965005
    传真:010-8590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