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京润律师事务所!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800-0686网站地图
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财富剧场法律顾问、《中国商报法治周刊》法律顾问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法律顾问、法制日报社《法律与新闻》特约撰稿单位
热门搜索:北京拆迁律师拆迁律师农村拆迁补偿城市拆迁补偿拆迁维权

【天津拆迁案例】警惕先予执行式强拆
作者:jrlvshi   2017-03-14 14:38:1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事实概要】  2007年3月30日,天津市武清区房地产管理局向武清区人民政府东蒲洼街道办事处核发了《房屋拆迁许可证》,许可其进

  

  【事实概要】

  2007年3月30日,天津市武清区房地产管理局向武清区人民政府东蒲洼街道办事处核发了《房屋拆迁许可证》,许可其进行东蒲洼街撤村建居项目建设,被拆迁住宅补偿安置实行主房面积“拆一还一”或实行货币补偿。

  动迁后没多久,李树勤(化名)、李树振(化名)两兄弟共同共有的一处房屋即被夷为一片平地,只待新的高楼大厦平地而起。然而,一场旷日持久的拆迁维权也就在这个时候拉开帷幕:关于补偿安置,兄弟俩选择了安置房产权调换,按照补偿政策他们可以获得四个安置房指标。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满心期待入住新房的李氏兄弟最后只拿到了两个安置房指标,原来另外两个指标被东蒲洼街道办事处倒手卖掉了。

  眼见权利大幅缩水,李树勤心里既是愤愤不平,又对未来充满未知的恐惧,这种五味杂陈的心理驱使他做了一件在武清区乃至天津市掀起轩然大波的事情——在房屋废墟上搭建起两间小屋子作为栖身之地,无声地发出呐喊:不把另外两个安置房指标补给他们,绝不搬出小屋。他这种“死守阵地”的做法使得东蒲洼街道平添一道独特的犀利风景,也使得武清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武清区人民政府如临大敌,以强拆违法建筑的程序将小屋推平。不过,李树勤的小屋却有如野草一般“春风吹又生”,小屋前脚被拆,他后脚又建起来。反反复复之间,3年光阴转瞬揉碎在日与月的更迭里,武清区人民政府对李树勤的“冥顽不化”又是头疼不已,又是无计可施。

  2010年5月4日,在李树勤的自立维权路上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天津新技术产业园区武清开发区总公司,它一纸民事起诉状将李树勤诉至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称李树勤搭建的小屋在武清开发区绿化用地范围内,而该公司是这块绿化用地的合法权利人,李树勤的行为导致该公司不能正常开展绿化施工,遂请求法院判令李树勤立即停止侵害、排除妨害,拆除违章房屋。

  2010年5月7日,武清区人民法院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等送达给李树勤,并放出风声:“只等开完庭,法院就会启动先予执行程序将李树勤的小屋拔掉”。时间的沙漏一刻也不停止迈向下一秒的动作,很快就离开庭时间只有一星期之遥。李树勤再也耐不住内心的焦灼,专程赴京委托了李海霞律师代理其拆迁安置补偿纠纷事宜。

  【办案掠影】

  办案第一阶:巧立管辖权异议

  阿基米德曾说:“如果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撑起整个地球”!介入案件之后,李海霞律师便开始着手寻找改变李树勤灰色拆迁命运的支点。随即,维权第一方略应运而生。2010年6月4日,李律师将一份《管辖权异议申请书》呈递给武清区人民法院。申请书中称:李树勤居住的房屋历经数次拆建,已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关注,依法属于天津市辖区内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应当由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按照律师的设想,一旦该管辖异议申请得到支持,武清区人民法院以开庭秀启动先予执行的计划就将宣告破产。

  办案第二阶:智断开庭第一审

  就在李律师申请管辖权异议的同一日,武清区人民法院以迅雷之速作出《通知》,以申请超过了15天答辩期为由,决定区法院继续审理排除妨害案。这一通知催得风云突变,李律师的维权第一方略也昙花一现般归于失败。

  2010年6月7日,一声清脆的法槌之音敲响了天津新技术产业园区武清开发区总公司诉李树勤排除妨害一案开庭审理的序幕。庭审中,李海霞律师从实体问题与程序问题上双管齐下:在实体方面上连续抛出原告不是涉案土地的合法权利人,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土地用途不是绿化用地、认定与处置被告李树勤房屋为违法建筑的权利均属于城乡规划部门而非原告等三大深度问题;在程序方面援引《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指出人民法院认为管辖权异议申请不成立的应当裁定驳回,武清区人民法院的做法显然不合法。

  伴随律师有条不紊的辩法析理活动,旁听席上熙熙攘攘的涉案项目拆迁户们对案中的违法点唏嘘不已。面对这种法与情的热烈,主审法官只得宣布中止庭审,让李律师签收了次日开庭审理的《传票》。

  办案第三阶:终结先予执行梦

  2010年6月8日上午,李海霞律师准时正襟危坐在依旧如昔的民事审判庭。开庭伊始,主审法官有所准备地拿出一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经济纠纷案件当事人向受诉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期限问题的批复》,声称该批复明确规定超过答辩期而申请管辖权异议的法院不予审议,因此武清区人民法院未出具裁定的做法并不违法。对此,李律师镇定如初,指出这一批复适用的案件范围是经济纠纷,因此属于普通民事纠纷的本案并不能被该批复“长臂管辖”!另外,李律师还抛出了一个新的“杀手锏”——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应当在开庭三日前通知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因此,正处于进行事态的审判活动又一次犯了严重的程序错误。这一主张语惊四座,很快就在旁听席上炸开了锅。终于,在哗然声中只听得一声清脆的法槌之音,抽薪止沸一般使得审判庭里静谧下来。此后的日子里,武清区人民法院再也没有开过这个棘手的庭,而李树勤的小屋虽然破旧不堪,却冷傲地屹立在原地,在夏之骄阳下闪耀着法律与正义的玲琅之光。

  【律师说法】

  熟知,中华文明是几千年以来的农耕经济全方位孕育。这种内敛的、追求“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文化形式使得我们整个民族对追求实体性结果乐此不疲。斗转星移,当我们形成了自己法文化的雏形,这种文化形式又让我们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内求型的正义观。发展到今天,我们已经有很多的法学大家、法律工作者真真切切地感知到这种正义观,并形成一种“重实体、轻程序”的整体概括性评判。

  在拆迁维权领域,“重实体、轻程序”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笔者的眼球:处在一个司法尚不独立的年代,我国大大小小的法院对于行政机关有着多多少少的附庸关系,因此,为了与行政权选择性行使的目的保持一致,法院往往只会按照法律的刚性规定展开审判活动,但全然不顾审判活动应当遵循的程序问题:毫无审限观念的搁置审、反复审、随意审现象颇为严重;先予执行已然成为达到强拆效果的蹊径;法官们对回避问题视而不见;即使审理中发现的违法问题比比皆是,最后的判决结果依然是维持诉争行政行为……

  就本案来讲,最为突出的问题就是先予执行的问题。在拆迁实践中,先予执行几乎是强拆者们的尚方宝剑,不管合法不合法,先拆了再说。实际上,按照法律规定,只有追索赡养费、抚养费、抚育费、抚恤金、医疗费用的案件与追索劳动报酬的案件以及其他因情况紧急需要先予执行的案件才能启动先予执行程序。更为重要的的,法院如果要裁定先予执行的,需要案件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不先予执行将严重影响申请人的生活或者生产经营,并且申请人具有履行能力。放眼向那些先予执行拆房的案件望去,能达到这两项条件与标准的案件恐怕少之又少。这其中说明的问题不仅仅是“重实体、轻程序”严峻,更有民生问题的情何以堪!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天津拆迁案例】城管强拆拆迁户废墟重建房被判违法
下一篇:【浙江拆迁案例】无证房屋补偿难,拆迁律师巧做无米之炊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联系我们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朝阳区高碑店西店村南岸一号义安门B56-3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800-0686
    联系电话:010-85868008
    传真:010-8590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