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京润律师事务所!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800-0686网站地图
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财富剧场法律顾问、《中国商报法治周刊》法律顾问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法律顾问、法制日报社《法律与新闻》特约撰稿单位
热门搜索:北京拆迁律师拆迁律师农村拆迁补偿城市拆迁补偿拆迁维权

【河北拆迁案例】如何通过识别拆迁人员身份来推定行政责任主体
作者:   2018-10-27 14:51:21   来源: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行政机关是具体行政行为实施者,并不意味他无需承担法律责任,人民法院可以通过各方当事人(尤其是行政相对人)提供...
核心提示
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行政机关是具体行政行为实施者,并不意味他无需承担法律责任,人民法院可以通过各方当事人(尤其是行政相对人)提供的证据材料所形成的有效证据链,推定出责任主体,并判定其是否需要承担相应责任。

案情回顾
杨某某和程某某二人在河北省正定县三里屯村各建有私房一处。2005年,经镇、县两级政府逐级审批,分别为两人发放了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和房屋所有权证。

2009年,房屋所在地划归石家庄市正定新区管理委会(下称正定新区管委会)管辖。2012年3月19日下午,几十人动用工程车将他们房屋拆除。程某某和杨某某对强拆行为不服,遂委托笔者,将石家庄市人民政府(下称“石家庄市政府”)作为被告,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以“没有证据能够证明石家庄市政府实施了强拆行为”为由驳回起诉。二人不服上诉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程某某和杨某某的房屋位于石家庄正定新区的辖区之内,属于正定新区总体规划拆迁范围,该范围被强行拆除时有多名正定新区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在场参与,根据现有证据可以推定正定新区管理委员会实施了拆除行为,鉴于该委员会系石家庄市政府的派出机构,在没有相反证据提供的情况下,应由石家庄市政府作为本案的被告,为其下设派出机构的行为承担责任。

办案结果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2013)冀行终字第38号和第39号《行政裁定书》,撤销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驳回杨某某和程某某对石家庄市政府的起诉的裁定,并将该案发回重审。

律师说法
房屋强制拆迁或土地强制征收过程中,为了防止被征收人、被拆迁人(为方便表述,以下统称为“被征迁人”)及其亲属武力反抗,经常采用突袭方式,或趁夜色掩护,或趁被征迁人及其亲属不在家,抑或将他们蒙头强行带走后,实施搬迁腾退。为了逃避责任,执行参与人员不穿制服,而是统一穿着不具身份识别功能的服装,如迷彩服,甚至戴上头盔口罩,以防被认出。他们事先既不宣读执行文书,也不表明身份。相当一部分被征迁人房屋或田地被毁后,找不到责任单位,无从主张权利。

虽然,“原告是行政诉讼的启动者,承担推进举证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证据规定》)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其符合起诉条件的相应的证据材料。’该条规定,一是将原来的原告定位为起诉人的地位;二是将提供证据材料限制在‘相应’的范围,从而将《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司法解释》)中要求原告提供的有关‘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明确的被告’,‘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等问题排除在外”。但最后确定诉争具体行政行为责任承担者时,必须要查明实际行为人,否则,责任追究与义务承担无从谈起。在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被告实施了被诉行政行为时,通过间接证据形成的证据链来锁定行为人无疑是一种非常好的认定方式。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据现有间接证据组成的证据链,“推定”行为责任主体,有效地化解了确定责任主体难的困境,体现了法律正义。

本案中,程、杨二人将石家庄市政府列为被告,请求法院确认其强拆案涉房屋行为违法,那么,二人先得要拿出石家庄市政府实施了拆除案涉房屋的证据。在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石家庄市政府实施了诉争拆迁行为时,该怎么办?诉讼中,原告代理律师就采取了曲线救国方式,收集相关间接证据,组成证据链,从而有效地完成举证义务,法院也采信了这些证据,认定石家庄市政府是适格的被告。那么原告方究竟收集、提交了哪些证据呢?

一、宣传单、拆迁通知、评估报告等证据,用以证明正定新区管委会是拆迁主体,负责动迁工作;

二、集体土地使用权证、房屋所有权证和设立“正定新区”的通知,这些证据显示原告房屋属于正定新区总体规划拆迁范围内;

三、拆迁现场的照片,画面显示有正定新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在场参与强拆工作;

四、派出机构编制。证明正定新区管委会是被告设立的派出机构。

另外,提请法院核查的案涉宗地使用情况,在法庭调查过程中,被告方代理人也予以了澄清和确认,“涉案土地已经由被告划拨给园林绿化局使用”。

上述证据和事实,相互印证,环环相扣,形成了有效的证据链。不难看出正定新区管委会在诉争案件中集“前期拆迁工作的宣传动员者”、“拆迁现场的参与者”和“将涉案土地划拨给他人使用的许可者”三种身份于一体,让人们有充分理由相信他就是强拆行为人。《证据规定》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五)项“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的事实”,法庭可以直接认定的规定,最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推定”正定新区管委会是诉争强拆行为的组织者、参与者,并依据《司法解释》第二十条第一款,判定石家庄市政府是责任主体,应当承担行政责任。

生活中,并不是所有案件都能够有直接单独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证据(即直接证据)来证明待证事实的,在缺乏直接证据情况下,我们应该学会将那些不能单独直接证明案件主要事实而又对案件事实有部分证明力的证据(间接证据)彼此联系在一起,组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去共同证明待证事实,从而得出唯一的具有排他性的结论,帮助我们有效地完成举证义务。

经验提示
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常常误以为只要领导不出现,也没有直接证据被行政相对人抓着时,自己就可以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前述案例审判结果足以证明这是绝对的误区。作为执法单位应该依法办案,不能心存侥幸。作为派出机构的设立单位应当加强对派出机构的日常监督管理和业务指导,规范下设单位的执法行为。

对于行政相对人来说,在遭遇强制执行时,要及时全面地收集有效证据。一、不仅要收集能够证明强制行为所造成的人身和财产损失的证据,也要收集能够证明强制行为组织者、指挥者、实施者的证据;二、不但要搜集录音录像、证人证言等直接证据,还要收集宣传册、限期拆除或腾退通知书等间接证据。否则,在无法确定责任主体和损失情况下,去寻求法律救济和主张责任追究也就无从谈起。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贵州拆迁案例】城管无权认定违法建筑,强拆行为被判违法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联系我们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朝阳区高碑店西店村南岸一号义安门B56-3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800-0686
    联系电话:010-85868008
    传真:010-8590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