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京润律师事务所!
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财富剧场法律顾问
北京大学法学院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实践研究基地
服务热线
010-85965005
热门搜索:北京拆迁律师拆迁律师农村拆迁补偿城市拆迁补偿拆迁维权

【法律法规】2016年度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 · 甘肃高院|司法传真 207
作者:jrlvshi   2017-01-16 15:58:58   来源:   评论:0 点击:

  2016年度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 · 甘肃高院|司法传真 207  谈专业实务话题 说执业感悟共识  让法官更懂律师 让律师更懂法官 

  2016年度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 · 甘肃高院|司法传真 207

  谈专业实务话题 说执业感悟共识

  让法官更懂律师 让律师更懂法官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发布

  导读:近日,甘肃高院公开发布了2016年十大行政审判典型案例,涉及行政领域包括安全生产、公益诉讼、土地登记、房屋征收、治安处罚、社会保障以及政府信息公开等,大多为涉及民生类案件。

  01 . 上海至圣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诉甘肃省质监局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02 . 欧天祥等3320人诉靖远县人民政府、白银市人民政府土地行政登记系列案

  03 . 司秀英等83人诉渭源县人民政府、定西市政府房屋征收行政补偿决定系列案

  04 . 宕昌县人民检察院诉宕昌县水务局水务行政征收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05 . 芦思羽诉兰州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06 . 秦德刚诉金昌市公安局金川分局、金昌市公安局治安行政处罚案

  07 . 古浪县泗水镇光辉村新庄组诉古浪县政府土地权属处理决定案

  08 . 张掖恒达青特种经济动物养殖有限公司诉张掖市甘州区公安分局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09 . 王桂萍诉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政府、张掖市人民政府房屋拆迁行政补偿案

  10 . 武双劳诉天水市秦州区天水镇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行政奖励案

  一、上海至圣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诉甘肃省质监局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基本案情

  2011年10月10日,上海至圣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至圣公司)出租给甘肃龙宝风电工程有限公司的履带式起重机在进行吊装过程中起重机倾覆,造成 5人死亡1人受伤的事故。2014年3月21日,省政府要求省质监局重新成立事故调查组对该起事故开展复核调查。2014年5月8日,评估机构作出“受损设备的损失价值为61440193元”的评估结论。2015年5月25日,省质监局给有关单位作出该事故的《通报》,以没有法定调查处理职权为由,终止事故调查工作,并上报省质监局给国家质检总局及5家事故责任单位,自己并非法定的调查主体,事故调查主体应当依法通过司法程序确定。2015年10月8日,至圣公司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省质监局履行法定职责,对华锐风电科技(甘肃)有限公司“10·10”较大起重伤害事故进行调查和处理。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一项之规定,本起事故已构成重大事故。根据《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二款规定,事故调查处理工作依法应移交国家质检总局。因此,至圣公司请求判令省质监局履行法定职责对该事故进行调查和处理的理由不能成立,判决驳回原告至圣公司的诉讼请求。二审法院认为,国务院《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第六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特种设备的事故等级和特种设备安全监督管理部门的调查处理权限应当根据事故造成的死伤人数或者事故直接经济损失来确定。本案中,经法定程序,受委托评估机构得出“受损设备的损失价值为61440193元”的结论。依据国务院《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第六十二条(一)项的规定,此次事故应当定性为特种设备重大事故。被上诉人省质监局没有继续对“10·10”起重伤害事故进行调查和处理的职权。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安全生产涉及责任主体众多,管理体系庞杂,监管难度较大。为营造安全生产氛围,确保经济快速发展与安全生产状况不断改善同步进行,甘肃省委、省政府领导多次开展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安全生产检查与调研,着重强调要依法严格监管,明确责任,加强预防治理、综合治理,不断提升安全生产的治理能力,不断改善安全生产环境,确保万无一失。安全生产事故发生后,确定监管主体,是调查与处理的基础。本案的焦点即是关于监管主体资格的问题。在省质监局进行事故调查中,评估机构所得出的结论显示,“10· 10”起重伤害事故应定性为特种设备重大事故,相应的调查主体也应发生变化,即应当由国务院特种设备安全监督管理部门负责调查,省质监局并非法定的调查与处理主体。由于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省质监局的作法符合法定程序。本案的审理,意在说明,作出行政处罚的主体必须严格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进行,既不能横向越权,也不能纵向越权。本案的审理论证严谨、析理透彻,具有较强的说服力,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

  二、欧天祥等3320人诉靖远县人民政府、白银市人民政府土地行政登记系列案

  基本案情

  1964年11月27日,靖远县人民委员会召开了由省农垦局、县人委会以及北湾、糜滩、城关三个区代表参加的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讨论五大坪土地交农垦局耕种地界划分问题的会议纪要》,商定将五大坪6879亩土地留给省农垦局用来兴建农场。1965年5月13日,甘肃省国营五大坪农场与靖远中堡村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又达成《中堡坪关于农场场界划分协议书》,给农场增划约2800亩土地。1966年,省农垦局与农建十一师合并为农建十一团,1969年更名为五大坪劳改农场。1970年12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靖远五大坪农场军管组与北湾公社革委会及中堡大队革委会负责人、生产队长以及社员代表讨论协商,对个别插花地进行了调整,农场同时无偿支援中堡大队东方红54型拖拉机等物。场、社双方为避免今后发生争执,特拟定了《关于中堡大队与五大坪农场土地界限划分问题的座谈纪要》。1976年,五大坪农场与中堡村就涉案土地发生争议,经省政府调查、调处,下发了甘政发(1981)71号《关于解决五大坪农场与北湾乡中堡大队土地纠纷问题的通知》,由五大坪农场划给中堡大队土地约四百六十亩。1980年,中堡大队将多种五大坪农场的土地全部退还,另由中堡大队划给五大坪农场山畔旱地一百亩。1986年8月,中堡村村民再次投诉上访。甘肃省人民政府于1994年3月1日作出甘政发(1994)17号《关于靖远县中堡村与省劳改局五大坪农场土地纠纷有关问题的批复》,认为五大坪农场与靖远县中堡村所争议的土地权属明确,应当按照省政府甘政发(1981)71号文件规定执行。1994年12月20日,五大坪农场更名为甘肃铜城监狱。2002年8月26日,铜城监狱与北湾农场、寺二坪农场等合并为白银监狱。2011年9月26日,县政府根据白银监狱的申请,向白银监狱颁发了靖国用(2011)第14071081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2013年12月,白银监狱迁往白银市西区。省政府于2014年3月决定将白银监狱农场作为异地扶贫搬迁安置地。2015年6月,靖远县北湾镇中堡村3450名村民不服县政府的颁证行为,向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8月27日,市政府复议维持了县政府给第三人白银监狱的颁证登记行为。欧天祥等3320中堡村村民遂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县政府给白银监狱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和市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原中堡村集体土地在靖远县人民委员会、北湾公社见证同意的情况下,通过座谈、协商的方式归国营农场占有使用已达50年。根据原国家土地管理局颁布的《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该争议土地的权属应属国家所有,中堡村已不再拥有该争议土地的集体所有权。因此,原告欧天祥等3320位中堡村村民与被告县政府给第三人白银监狱的土地登记颁证行为之间不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具备提起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市政府复议维持原决定符合法律规定,遂裁定驳回起诉。二审法院认为,根据1995年3月31日国家土地管理局发布的《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本案所涉及的土地已依法属于国家所有,故上诉人欧天祥等3320中堡村村民与被上诉人靖远县政府给第三人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的行为没有利害关系,上诉人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遂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典型意义

  自2015年5月1日立案登记制实施以来,全省法院行政诉讼案件数量出现了“井喷式”增长。在数量剧增的同时,所涉执法领域越来越广泛,案件类型也越来越多,而且群体性案件增多,案件审理难度加大。本案原告多达3320人,从而成为甘肃省行政诉讼工作开展以来涉及当事人人数最多的群体性案件。这种情形,在全国也不多见。并且原告方围绕靖远县人民政府于2011年9月26日向第三人白银监狱颁发的10个《国有土地使用证》均提起了诉讼,形成了10个行政诉讼系列案件,大大增加了案件审理的复杂程度。该案的审理触及农村土地产权问题、历史性遗留问题等热点话题,社会关注度较高。本案的判决既遵守了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也对涉案土地的变更事实进行了实地调查,并向当事人充分解释与说明, 依法析理,以理服人,充分考虑了法律的安定性,以及裁判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该案的审理思路对于同类案件的审理具有指导性。

  三、司秀英等83人诉渭源县人民政府、定西市政府房屋征收行政补偿决定系列案

  基本案情

  2014年5月20日,定西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对渭源县一中南侧棚户区改造项目批复立项。同年5月25日,渭源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县住建局)向甘肃信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颁发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同年12月11日,渭源县人民政府公布了《补偿方案(征求意见稿)》。2015年4月13日,举行了听证会。次日,县政府对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征求意见情况和对方案修改意见进行了公告,做出了《房屋征收决定的公告》,对房屋征收范围内房屋的权属、用途、建筑面积等调查结果在房屋征收范围内进行了张贴公布。由于被征收人没有在规定的时限内选定评估机构。2015年4月21日,由县住建局主持,在渭源县公证处的见证下,采取抽签方式选择了甘肃华澳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为房屋征收评估机构。因原告在规定的签约期限内未与房屋征收部门达成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县住建局报请县政府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县政府审查后,作出了《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原告司秀英等不服,于2015年9月11日向定西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10月30日,市政府复议维持了县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司秀英等仍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县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及撤销市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县政府在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前,无论是对房屋征收补偿方案的制定、评估机构的选定以及对征收房屋等评估的过程和评估结果的告知,均是严格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及规章实施的,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市政府在行政复议中,对被告县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进行审查后,依法作出行政复议决定,遂判决驳回原告司秀英等的诉讼请求。二审法院认为,县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严格遵守相关法律程序,符合法律法规规定,被上诉人市政府收到上诉人行政复议申请后,在全面查清案件事实的基础上,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程序适当,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房屋征收补偿类行政案件是行政诉讼中矛盾较为突出、化解难度较大的类型,也属于社会热点话题,媒体关注度较高。该类案件涉及行政程序复杂、矛盾化解难度较大,是行政案件审理的难点,也是行政案件数量激增的一个重要增长点。房屋征收与补偿与被征收人的生活紧密相连,必须严格依照相关法律程序进行。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在开展相关工作时,人民政府应争取通过沟通对话解决分歧,如果采取对行政相对人不利的措施,必须及时予以告知,遵守正当法律程序,严格依法行政,做到既要积极促进项目的开展,也要充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予以合理的补偿。本案,县政府与市政府均严格遵循法定程序,分管副县长出庭应诉,积极化解行政争议,促进了纠纷的及时解决。该案的审理,对于同类案件具有一定的示范性。

  四、宕昌县人民检察院诉宕昌县水务局水务行政征收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基本案情

  宕昌县人民检察院发现宕昌县水务局(以下简称县水务局)作为河道采砂管理费收缴主管单位,在2009年至2014年期间,对蔡江头骆驼下砂场、老树川砂场、冲家石料场等砂场的管理中,对河道采砂管理费收费按2011年3月30日局务扩大会议研究决定收取。该决定内容违反了《甘肃省河道采砂收费管理实施细则》及《陇南市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开采经营砂、石、土、水、金等资源税费征收管理的意见》的规定,即从事河道采砂、采石、取土活动的企业和个人,按当地砂、石、普通粘土销售收入的15%收河道采砂管理费,被告擅自降低河道采砂管理费收费标准,少收河道采砂管理费666万余元。2015年6月12日,县检察院发出宕检民(行)行政违监字(2015)1号检察建议书,建议县水务局严格按照《甘肃省河道采砂收费管理实施细则》及《陇南市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开采经营砂、石、土、水、金等资源税费征收管理的意见》的规定,依法履行职责,向采砂企业收缴河道采砂管理费。2015年12月底,追缴河道采砂管理费240万元。2016年1月27日,县检察院再次向被告发出了宕检民(行)行政违监字(2016)62122300001号检察建议书,被告继续组织力量追缴河道管理费,当月又追缴70万元。县检察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请求确认县水务局水务征收行政行为违法,并要求其继续履行法定职责。诉讼期间被告又追回了303万元,尚未追缴收回的河道采砂管理费金额是53万元。

  裁判结果

  西和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县水务局作为宕昌县人民政府负责全县水务工作的职能部门,在2009年至2014年期间,违反了《甘肃省河道采砂收费管理实施细则》及《陇南市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开采经营砂、石、土、水、金等资源税费征收管理的意见》的规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县检察院要求确认被告2009年至2014年期间擅自降低河道采砂管理费收费标准的水务征收行政行为违法,应予支持;县检察院发出检察建议书后,被告虽然进行了整改,采取措施向采砂企业及个人追缴了大部分河道采砂管理费,但至今仍有53万元未追缴到位,国有资产仍处于受侵害状态,故公益诉讼人要求被告依法履行职责,向采砂企业及个人继续追缴2009年至2014年期间欠缴的河道采砂管理费的请求,应予支持。判决确认被告宕昌县水务局2009年至2014年期间擅自降低河道采砂管理费收费标准的水务征收行政行为违法;被告宕昌县水务局在判决生效后对采砂企业及个人尚未交清的河道采砂管理费继续予以追缴。

  典型意义

  该案是自2015年7月甘肃省被确定为检察机关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试点地区以来,全省首例作出判决的行政公益诉讼案,在没有明确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充分论证,逻辑层次分明,析理透彻,说服力较强。县水务局在判决后表示接受判决,不再上诉,并将在今后的工作中严格依法行政,确保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不再受到侵害。该案的判决为甘肃开展行政公益诉讼试点工作作出了有益的尝试。

  五、芦思羽诉兰州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基本案情

  芦思羽于1993年12月27日经被告兰州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以下简称市房管局)登记取得兰州市证号为兰房(历城)产字第29449号房屋所有权证。2014年8月28日、9月16日和2015年3月26日,原告芦思羽以其房屋所有权证遗失为由,向被告市房管局档案馆查询涉案房屋登记信息,并向被告申请遗失补证。被告口头告知原告,涉案房屋现属一房两证,另一产权证登记在第三人兰州市公有房屋管理中心庆阳路房管所(以下简称庆阳路房管所)名下,无法办理遗失补证手续。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督促市房管局履行法定职责。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市房管局作为国家房屋管理的行政机关,具有依法办理房屋权属登记的法定职责。被告在认定原告房屋权属登记正确的情况下而不予补发登记没有法律依据,属不履行法定职责,原告的诉讼请求成立,依法应予支持,判决限被告市房管局在判决书生效之日起30日内对原告芦思羽补发房屋权属证书的申请事项作出行政行为。市房管局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并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二审期间,市房管局按照机构调整要求将相关登记业务移交不动产登记管理局管理,该局不再办理登记业务。鉴于市房管局已将相关登记业务移交不动产登记管理局管理,该局不再具有办理登记业务的职责,故判决其对芦思羽补发房屋权属证书的申请事项作出行政行为已无法完成。遂判决撤销一审行政判决;确认市房管局对芦思羽补发房屋权属证书的申请事项未履行书面告知职责的行为违法。

  典型意义

  修订前行政诉讼法针对已不具有可以履行内容时,审理结果往往是判决驳回诉讼请求。如此判决,行政相对人的诉权将受到影响,并堵塞了其法律救济渠道。一审判决行政机关履行自己的义务,但在二审审理期间,行政职权发生变化的情况下,被告已不具有履行申请事项的能力。二审法院依据修改后《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二款(三)项的规定,“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判决履行没有意义的”,“不需要撤销或者判决履行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判决确认市房管局没有及时履行相应职责违法。如此判决保护了原告的诉权,也充分体现了行政诉讼解决行政争议,维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立法目的。

  六、秦德刚诉金昌市公安局金川分局、金昌市公安局治安行政处罚案

  基本案情

  2015年5月9日上午蒋世涛、秦德刚派两名工人经过赢华联超市汇金店员工通道为其经营的卡岸主题餐厅楼顶安装设备时,该店员工童浩受超市负责人指派安排保安锁闭员工通道大门。而后,当童浩行至后面的停车场时,与蒋世涛、秦德刚相遇,双方发生口角,蒋世涛、秦德刚将童浩摔倒在地实施殴打,后被他人拉开。童浩经金昌市人民医院诊为头部外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后经鉴定为轻微伤。金川分局新华路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后出警到达现场,经调查取证后院于2015年6月18日分别向蒋世涛、秦德刚告知了拟作出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依据,但未告知其拟作出处罚的具体内容。蒋、秦二人均明确表示不提出陈述和申辩。2015年6月23日金川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决定对蒋世涛、秦德刚行政拘留五日。蒋世涛、秦德刚向金昌市公安局申请复议。该局决定维持金川分局的处罚决定。秦德刚不服,提起诉讼。

  裁判结果

  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金川分局作出的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金昌市公安局经复议维持该处罚决定并无不当。判决驳回秦德刚的诉讼请求。秦德刚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金昌分局在处罚前未告知秦德刚拟作出处罚的具体内容,实质为未告知该处罚对被处罚人权利义务产生不利影响的具体内容。拟将处罚的具体内容是行政告知程序的必备要素,金川分局不明确告知拟将处罚的具体内容,致使秦德刚不能准确判断行政处罚决定对自己的影响,制约了其行使陈述、申辩等法定权利,不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关于处罚前告知程序的立法本意,应视为被上诉人金川分局未履行告知程序,该行政处罚违反法定程序,金昌市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不清,均应予撤销。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判决结果不当。遂判决撤销原判及被诉的处罚决定、复议决定,责令金川分局重新处理。

  典型意义

  行政执法应当准确把握立法精神,全面体现立法本意。《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该条的立法本意是要求公安机关在履行行政告知程序的过程中提前向相对人释明拟将作出处罚决定的全部内容,以便相对人充分行使事前救济的权利。该条中的“作出治安管理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是指公安机关认定的行为人违反治安管理的事实、其行为违反了什么法律、法规或者规章,拟作出何种治安管理处罚和作出处罚的法律依据及其具体条款。本案二审判决对行政处罚前的告知程序进行了解读,有利于督促行政机关不断提高其严格遵守程序的法治意识。

  七、古浪县泗水镇光辉村新庄组诉古浪县政府土地权属处理决定案

  基本案情

  2011年3月,营双高速公路建设需征用朵家地部分土地,古浪县泗水镇光辉村新庄组(以下简称新庄组)与王滩庄组发生土地权属争议。涉案争议土地在1999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时至发生争议前,新庄组、王滩庄组均没有耕种,属撂荒地。古浪县政府经调查和数次协调无果,于2015年2月2日作出古政行决字〔2015〕第2号土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决定:争议的位于泗水镇光辉村的朵家地、面积182.1亩,东至元墩子老河、南至村道、西至陈家河、北至王滩庄横渠,其所有权属泗水镇光辉村王滩庄组。原告新庄组不服,向武威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武威市政府于2015年6月1日作出武政行复字〔2015〕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该决定书。原告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结果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和国土资源部《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被告古浪县政府具有处理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的职权,对原告新庄组与第三人王滩庄组之间的土地权属争议审查处理并作出确权决定,是依法行使职权的具体行政行为。被告古浪县政府在做了大量调查协调工作后,从实际出发,依据调查结果确定争议土地的权属,作出的处理决定符合事实情况和法律规定。遂判决驳回原告新庄组的诉讼请求。新庄组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办案法官多次组织协调,最终促使矛盾各方达成和解协议。上诉人新庄组申请撤回上诉。法院经审查认为,上诉人新庄组自愿申请撤回上诉,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规定,裁定准许上诉人新庄组撤回上诉。本案行政争议得以圆满解决。

  典型意义

  修订后行政诉讼法在立法目的中,将解决行政争议明确予以规定,并且在第六十条增加了有限调解的规定。这为行政案件审理过程中妥善化解行政争议,实质性解决矛盾纠纷提供了法律依据。处理土地争议应当尊重历史、面对现实、从实际出发。二审审理期间,办案法官奔赴当地,通过查看现场,走访泗水镇政府、村委会及当地的村民,使案件的事实和证据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据调查,本案涉诉土地的权属纠纷,是因2011年国家修建营双高速公路,需征用部分土地,在发放征地补偿款时,新庄组、王滩组为此因土地权属发生争议,涉案土地因历史原因经历调换、开垦、撂荒,地形地貌已发生变化,新庄组、王滩庄组均主张争议地的权属归其所有,但均未提供确切证据予以证明。原告新庄组提供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发包方系光辉村村委会,而四至,发包方亦不能指认。现古浪县土地确权登记工作仅能确认到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权属,村内各村民小组的土地界线,代表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光辉村村民委员会也无法澄清,更无历史资料加以证明。经与上诉人、第三人多次协调,最终双方达成协议。该案的和解,满足了当事人实体上的利益诉权,实质性解决了行政争议,维护了当地村民关系之间的和谐与稳定,也有利于推进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

  八、张掖恒达青特种经济动物养殖有限公司诉张掖市甘州区公安分局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基本案情

  2015年5月6日,原告张掖恒达青特种经济动物养殖有限公司以其在张掖市甘州区新墩镇花儿村经营的养殖场房屋及房屋内财物被他人损毁、掩埋造成损失为由而向被告甘州区公安分局报警后,由于被告出警但未能有效制止,其于2015年8月19日将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政府诉至甘肃省嘉峪关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甘州区人民政府行政不作为、暴力强拆行为违法,并要求追究拆迁责任人的责任。经该院审理,该院以“强拆原告房屋的是花儿村三社的村民,并非甘州区人民政府的行政行为”,以及“保护公民人身安全和合法财产是公安机关的职责”等由,裁定驳回了原告的起诉。原告不服该裁定,提出上诉后,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2016年3月10日,原告向被告提交《立案查处申请书》,请求被告履行法定职责,依法对花儿村三社村民拆除原告养殖场房屋,故意毁坏原告房屋及房屋内财产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违法责任。但被告于2016年3月11日收到原告申请后,既未履行查处职责,也未给予原告任何答复,原告遂提起诉讼。

  裁判结果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人民警察法》第二条、第六条,以及《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第二条的规定,公安机关及人民警察负有保护公民人身权、财产权免受不法侵害的法定职责,应当对公民要求保护人身权、财产权的请求,在法定期限内及时有效履行。另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八条的规定,原告因经营养殖场房屋及其他财物被花儿村三社村民拆除损毁而向被告报警,又于2016年3月10日提出立案查处申请,请求被告对花儿村三社村民故意毁坏原告养殖场房屋及其财产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查处,被告应当对原告报警根据警情作出相应处理,或对原告立案查处申请是否予以立案作出决定和给予答复。但被告在受理原告报警和立案查处申请后,既未有效处置警情,又未立案调查或向原告说明理由,其行为违反了《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一条、《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 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属不履行法定职责,故原告诉请理由成立。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被告主张接到原告报警后即指派辖区派出所安排出警对现场行为进行了制止,并向原告进行了相关事项告知。同时主张在原告提出立案查处申请后,已向原告进行了口头告知,且由于原告未能向被告提供财产损失证据以进行核查,才使被告无法对案件作进一步调查。对其主张,被告未能在举证期限内向法院提供证据证实,应视为被告对其主张没有证据,故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被告的上述主张因无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判决确认被告不履行保护公民财产权法定职责行为违法;并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按法定程序对是否受理原告的立案查处申请及履行法定职责作出处理决定。宣判后,双方当事人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义

  在营造平安、法治、文明甘肃的背景下,当地公安机关承担着重要职责,要求其“有警必接,有难必帮,有险必救,有求必应”。本案判决从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以及对公安机关不履行法定职责行为进行合法性审查的角度,在认定其构成行政不作为的基础上,通过行政审判职能的发挥,既是法院运用司法手段对群众诉权保护具体体现,更是司法权对公安机关在治安管理领域履责要求进行监督规范的具体体现。本案的审理对促进公安机关及时有效化解治安纠纷,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作用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九、王桂萍诉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政府、张掖市人民政府房屋拆迁行政补偿案

  基本案情

  2015年2月4日,甘州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区政府)作出《关于南环路建设银行片区房屋征收决定》,决定对南环路建设银行片区进行征收。2015年3月25日,区政府将征收决定及征收补偿方案在征收区域予以公告。房屋征收补偿方案明确房屋的征收日期为征收决定公布之日起六个月内,补偿方式采取货币补偿和产权置换两种方式。在征收期内,已有47名住户与区政府达成了协议并进行搬迁。原告王桂萍所有的房屋在征收范围内,房屋产权证记载建筑面积为56.89平方米,经测绘原告房屋的建筑面积为69.4平方米。被告甘州区政府委托张掖市价格认证中心,对征收的房屋进行了价格评估,其出具的《房屋价格认证结论书》,确定评估价值为4680元/平方米。在征收期内,房屋征收部门与原告多次协商未达成补偿协议。被告区政府于2015年12月26日作出甘区政发[2015]351号《关于南环路建设银行片区王桂萍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决定对原告王桂萍所有房屋进行征收,实行货币补偿方式,按照测绘面积69.4平方米,以1:1.2的补偿系数计算,实际补偿金额为389750.4元,搬迁补助费2000元。原告对该《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不服,于2016年3月20日向被告张掖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市政府于3月22日受理后,于4月21日作出维持被告区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行政复议决定书。原告王桂萍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甘肃省实施〈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若干规定》第七条的规定,被告甘州区政府在房屋征收过程中,存在评估机构的选定程序违法,委托的张掖市价格认证中心无房地产评估机构,其作出的《房屋价格认证结论书》不能作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的货币补偿标准,故属主要证据不足。被告市政府在复议案件的办理中,对区政府作出的行政行为未全面审查,在对该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中存在的问题未予纠正的前提下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依法应予撤销。遂判决撤销被告区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及市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

  典型意义

  因城市房屋拆迁引发的行政纠纷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和行政审判工作的难点。被拆迁房屋的价值补偿是拆迁双方争议的焦点。评估机构对被拆迁房屋价格的评估报告就成为行政决定和行政审判的关键性证据,是行政机关作出补偿决定的重要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对此作出了明确的规定。评估机构及评估人员只有具备评估资质,评估程序合法,其所作出的评估结论才合法有效。本案甘州区政府做出的《征收补偿决定》,因依据的是不具有房地产评估资质的张掖市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房屋价格认证结论书》,属主要证据不足。《国有土地上房屋拆迁与补偿条例》对人民政府如何做出补偿决定做出了明确的程序性规定,突出强调了征收决定作出后确定评估机构的基本程序及要求;被告甘州区政府单方委托评估机构,侵害了当事人知情权、参与权,属程序违法。本案的审理,有利于督促行政机关严格依照法律规定行使自己的职权,不断提高其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的能力和水平。

  十、武双劳诉天水市秦州区天水镇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行政奖励案

  基本案情

  2012年4月,十堰至天水高速公路甘肃段徽县至天水项目管理办公室,对秦州区天水镇大山村的三户拆迁户进行征地拆迁(房屋)调查登记,原告武双劳在调查登记表上签字确认。2012年11月20日,甘肃省征地事务办公室下发了该项目的相关补偿标准。2013年10月9日,天水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镇政府)作出天水镇大山村房屋征收安置实施方案,决定2013年10月9日为动员大会召开之日,自当天起3日内,签订拆迁协议,并在5日内开始拆迁,拆迁后由镇政府组织验收合格的,在征收安置标准上每户每平方米建筑面积追加奖励300元。从动员大会召开之日起,10日内没有签订协议并进行拆除的,按照拆迁办法取消一切奖励优惠政策。

  该拆迁方案及奖励政策,被告已经向被拆迁户进行了宣传。原告武双劳的拆迁内容包括房屋和猪舍两部分,原告和被告镇政府未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武双劳先后拆除了房屋和猪舍。2015年10月27日,被告向原告支付补偿款及猪舍奖励款合计57万元。原告武双劳对应补偿面积和金额均无异议,但认为自己在被告指定的十天期限内拆除了117平方米的房屋,而被告没有按实施方案给自己发放每平方米增加300元,共计3.5万元的奖励款,多次向被告反映情况,要求补发。2015年9月10日,被告认为是原告未按指定期限拆迁,丧失了房屋拆迁奖励资格。原告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被告辩称原告超过房屋征收补偿方案指定的十天拆迁期限,丧失了取得奖励款的资格,但本案被告并无证据证明原告超期拆迁房屋,虽然原告和被告未签订书面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但原告按照被告要求,先后拆迁了房屋、猪舍,被告也事实上按照最初登记的房屋等拆迁补偿款统计表,支付了全部房屋、猪舍和土地的补偿款,原告的拆迁、被告的补偿均已经完成,而且对原告最后拆迁的猪舍,被告也给付了追加奖励款,据此一审法院判决:由被告天水镇人民政府,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以内,向原告武双劳支付房屋拆迁奖励金3.5万元。被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被上诉人武双劳在对其房屋与其他被征收人(张牛娃、张代祥)的房屋同时进行拆迁,且已拆迁完毕后,要求上诉人天水市镇政府兑现奖励资金时,上诉人天水市秦州区天水镇人民政府以被上诉人武双劳未签订拆迁协议,没有按时拆迁完毕为由拒绝支付。但上诉人镇政府既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未签订拆迁协议是由被上诉人武双劳造成,也无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武双劳未按期拆迁完房屋的事实。一审法院要求上诉人镇政府对其关于被上诉人武双劳不符合奖励条件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并无不当。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中,镇政府认为其没有同武双劳签订征收协议,没有承担奖励补偿的责任,同时武双劳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拆迁,也是不能给予奖励的理由。然而在庭审中查明,双方没有签订协议的原因是镇政府工作人员的疏忽。虽然没有签订协议,武双劳还是拆除了房屋和猪舍,镇政府也基于征收政策对拆除猪舍部分给予了补偿,事实上也是主动部分履行了行政协议,余下的部分,如果没有特殊理由说明,也应该如约履行。本案的审理有利于督促行政机关不仅要做到依法行政,而且要信守承诺,对于已经如约履行的行政相对人,即使在行政协议的外在形式上不完整,或缺少必要的形式,也要从实体上予以保护。这样,不仅维护了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也有利于激励行政相对人积极配合行政机关工作的开展。本案庭审中该镇镇长作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通过庭审也发现了其执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为以后的工作开展提供了参考,也将有利于树立行政机关守法、诚信、为民的良好形象。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法律法规】涉违法建设行政案件基本特点、裁判观点、典型案例
下一篇:【法律法规】延长律师实习期案”二审 海南律协坚称非行政行为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联系我们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朝阳区高碑店西店村南岸一号义安门B56-3
    电话:010-85965005
    传真:010-8590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