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资讯
农村拆迁 城市拆迁 企业拆迁 违建拆迁
【厦门拆迁案例】揭开厦门地区拆违面纱,守住老宅争取合理补偿

  打开世界地图,将坐标定位在东经118°04'04",北纬24°26'46"附近可以看到一个美丽的形状。就在中国东南沿海,福建省南部,这个美丽的地方曾被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赞美为“东方夏威夷”。虽然,这个城市因国际性港口风景旅游而闻名,但是遇到城市发展依旧躲不开“拆迁风暴”的侵袭。

  2016年3月30日,厦门日报上刊登了一份《行政强制执行催告书》,这份催告书直接关系到了陈先生一家人的切身利益,因为这份催告书正是针对陈先生一家9口人居住的房屋作出的。陈先生房屋所在地2011年开始拆迁,然而等来的不是公平合理的补偿,却是一纸“违建强拆通知”。眼看着对方以拆违的名义实违法征收之实,生活了十几年的房子就这么被要求拆除,陈先生一家自然坐不住了,面对来势汹汹的拆迁,不知所措……

  经过四处咨询打听之后,他终于找到了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京润律所主任律师张志同带领本所专业拆迁律师杜凯和杨高州律师,针对陈先生的拆迁纠纷组建了专案小组。带着陈家人的嘱托,京润拆迁律师团有条不紊的启动了法律程序,希望可以通过专业操作,为当事人讨回公道、争取合理补偿!

  化被动为主动,律师机智应对难题

  介入案件后,京润拆迁律师清楚此次报纸刊登的《行政强制执行催告书》将成为相关部门实施强拆的有力武器,所以要想避免强拆、守住房子,就必须彻底击垮相关部门企图“以拆违促拆迁”的阴谋。

  于是,拆迁律师指导当事人找到相关部门主动了解此次强制执行的相关情况,并于2016年5月17日现场签收了由厦门市湖里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作出的《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这一签收行为在门外人看来并不起眼,但这是经验丰富的拆迁律师有意为之,也正是这一签收行为对本案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2016年6月,京润律师针对当事人签收的《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向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以该决定书存在程序违法、实体违法,侵害当事人合法权益为由,主张应当予以撤销。

  环环相扣,打破拆违企图

  庭上,对于被告提出涉案决定书已经于2015年7月16日通过留置送达方式送达,并列举一系列证人证言和影像证据,主张本次起诉超出法定期限。对此,京润拆迁律师早有准备,以充分有力的法律规定、事实和证据逐一驳回:留置送达回证上的两名见证人系拆迁工作相关人员,与原告属于征拆利益的相对方或对立方,根本没有见证行为的中立性和公正性,也不符合法律规定留置送达见证人的相关规定,不具有见证人的主体资格;此外,被告提供的照片,不能证明被告送达时原告或其同住成年家属在场且拒收,被告留置送达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关于适用留置送达的条件。被告称已于2015年7月16日采用留置送达的方式将涉案决定送达原告,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同时,原告提供的送达回执,足以证明原告于2016年5月17日收到《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

  不仅如此,被告在庭上强调原告翻建房屋违反《城乡规划法》的相关规定,其作为可以行使行政处罚职权的部门,依法对违法建筑出行政处罚,属于事实清楚、程序合法、实体合法。以为列举一系列的法律条款就可以蒙混过关吗?想用行政处罚偷换概念吗?这些伎俩或许可以“忽悠忽悠”老百姓,但是对于办理征地拆迁案件有着丰富经验的专业律师而言,这些不过是跳梁小丑。为了驳回被告站不住脚的主张,京平拆迁律师引用国家法律、国务院相关规定、厦门市地方规章等,结合法理解释陈述了被告作出《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没有事实、法律依据,实体、程序上均违法,并且执法目的违法——是为了进行征收拆迁不予合法补偿,应予撤销。

  拆违不成,反被撤销

  在专业拆迁律师有理有据的辩论下,被告列举的证据早已苍白无力。最后法院采纳了京润拆迁律师师的意见,认为被告所主张的《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已经留置送达不满足法定要求,该诉讼未超过法定期限;认为被告作出《责令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没有充分保障原告的陈述和申辩权,存在程序违法,应予撤销。

  最后,法院作出判决:撤销被告厦门市湖里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作出的厦湖城执拆[2015]X号《责令拆除违法建筑设决定书》。

  拆迁律师言有话说

  随着拆迁风暴愈演愈烈,老宅子早已成为了新时代拆迁“眷顾”的宠儿。而农村老宅子因为手续不完备,相关部门可以说是“因地制宜”,特推行了一套拆迁手段,最为典型的莫过于“以拆违促拆迁”。

  本案中,当事人其实在某种程度上错失了维权的最佳时机,好在我们及时指导当事人采取了应对措施,方能化被动为主动,让本次诉讼顺利实现实体审理,并在审理过程中充分发挥了我们应有的作用,击垮了相关部门拆违企图。本案中涉及的房子至今尚未被拆除,拆迁补偿谈判工作还在继续中,我们期待有一个满意的结果。也希望广大拆迁户可以抓住维权时机,采取有效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