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京润律师事务所!
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财富剧场法律顾问
北京大学法学院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实践研究基地
服务热线
010-85965005
热门搜索:北京拆迁律师拆迁律师农村拆迁补偿城市拆迁补偿拆迁维权

隐身的“强拆者”
作者:jrlvshi   2016-01-18 15:12:17   来源:凤凰   评论:0 点击:

新的一年刚开始,郑州就发生了强拆事件。电影《老炮儿》中说“这世界,不是你们这些小老百姓能想到的”的又一新例

    新的一年刚开始,郑州就发生了强拆事件。电影《老炮儿》中说“这世界,不是你们这些小老百姓能想到的”的又一新例。1月7日上午,位于郑州市江山路的郑州大学第四附属医院放射科、太平间遭强拆。事发时,该医院处于工作状态,强拆造成太平间6具遗体被埋。截至1月8日,政府仍未确定强拆人员身份,被埋的6具遗体尚未转运。
   谁能想到在光天化日之下,一座公立医院工作状态,竟被身穿迷彩服的神秘队伍与“疯狂的铲车”予以强行拆除。而两天过去了,那些被强拆太平间所留下的遗体仍旧掩埋在废墟之中。以往的恶性强拆事件让我们见者了太多的“无所顾忌”,但此次事件再次证明,千万不能高估“强拆者”的底线。原来他们连亡灵都可以不顾——还有什么不能拆。
    但比起在强拆行为上的“超脱”与“有啥不能拆”的气魄,在强拆责任的认领上,却是惊人的推诿与沉默。面对“拆迁者是谁”的公共质问,工程项目部推给街道办,街道办推给区政府,区政府则只称拆迁合法,但对于具体哪个部门负责,却无可奉告。就此,超魔幻现实主义的一幕再次出现了——一座公立医院被公然强拆,却找不到强拆者。要知道,但凡恐怖袭击事件都有恐怖组织出来认领责任,但这般 “恐怖强拆”,拆迁者是谁却居然可以光明正大的成为“天问”。
强拆
    不过,没有被承认的责任,不代表真是外星人干的。据说在强拆发生的当天,在拆迁者是谁,强拆是否合法等诸多程序问题都未厘清前,当地区政府已经主动表示要“给予拆迁赔偿”。一边坚称医院属违建,强拆合法,不知道谁干的;一边却是主动站出来要求拿钱摆平。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践行的“责任政府”?
    一座公立医院被强拆了,媒体关注了,强拆者不知其谁,所以,涉事地方政府最好的办法是来一个客观公正的调查。当地区委宣传部人士表示,区里已由纪检、公安、司法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小组,在紧张地工作中。又是“成立联合调查小组”,又是“紧张地工作”,区政府对这事看来也真真是“高度重视”了。但在常识的角度,当地政府极力为强拆的合法性背书,第一时间主动出来为残局“买单”,却连强拆者到底是谁都还要煞有介事的成立调查小组,这事恐怕不是有意戏弄公众的智商,就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以“拖”为进。
   谴责强拆者,似乎是容易的。然而,当强拆者和其背后的站台者,将强拆事件的处理变成一场“只干不认”的精密戏码,我们自以为的强烈谴责乃至愤慨,不过只是击中了一堵厚不可测的棉花墙。这堵棉花墙,甚至不只是直接由强拆参与者编就。早在2010年,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文件指出,官员因工作不力引发恶性拆迁案将追责。但这么多年过去,强拆的烈度似乎依然未减,而“强拆者”的应对、责任闪躲“技艺”却有了显著提升。这样一种尴尬局面的出现,或许本身就宣告了另一种更大层面的超魔幻现实主义的幽灵般存在。
如果把强拆者的消失视为是责任承担的倒退,那么,这起事件或许提供了一个绝佳的隐喻——我们是否真的进入到了一个,依然必须承受“强拆”,却越来难以找到“强拆者”的时代?而“强拆者”的隐身,这比看得见的“强拆”显然更让人无所安。

相关热词搜索:强拆 拆迁补偿

上一篇:需要企业拆迁的原因有哪些呢?
下一篇:非住宅用房安置补偿概述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联系我们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朝阳区高碑店西店村南岸一号义安门B56-3
    电话:010-85965005
    传真:010-8590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