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京润律师事务所!
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财富剧场法律顾问
北京大学法学院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实践研究基地
服务热线
010-85965005
热门搜索:北京拆迁律师拆迁律师农村拆迁补偿城市拆迁补偿拆迁维权

【北京违建案例】房子已被拆迁拆迁律师助获得巨额补偿
作者:jrlvshi   2016-08-23 15:27:17   来源:   评论:0 点击:

    在房屋拆迁过程中,暴力强拆是老百姓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也是拆迁律师最不愿意触碰的一类案件,因为在房子被强拆之后,一些常规的

  

  在房屋拆迁过程中,暴力强拆是老百姓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也是拆迁律师最不愿意触碰的一类案件,因为在房子被强拆之后,一些常规的维权手段都没有办法去施展的,下面就是京润拆迁律师给大家整理的一个关于京润的经典拆迁案件,就是在房屋被拆迁之后,拆迁律师给代理人争取到的巨额补偿的一个案例。

拆迁律师

  【事实概要】

  2006年,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为了进行西城交通队综合楼项目建设,在西城区南新平胡同一带进行拆迁,实行的区位补偿价为8800元。因承租的25.3平米公房位于拆迁范围内,颜文书(化名)于2007年8月上旬接到西城区房屋管理局依拆迁人申请作出的《城市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裁决其限期搬至大兴区一处房屋内承租居住。因周边地区商业开发每平米的拆迁补偿标准均为三五万元不等,颜文书认为较高的货币补偿方式为理所应当,从而拒绝履行拆迁裁决书。2008年6月上旬,颜文书接到西城区法院作出的强制执行裁决《行政裁定书》与《执行通知》。强拆迫在眉睫,高额补偿无望,陷入拆迁失利之巅的颜文书终究选择了法律维权,于2008年6月下旬日委托李海霞拆迁律师与默立贤拆迁律师代理其拆迁法律事务,以求实现合理的货币补偿后脱离拆迁之殇!

  【办案掠影】

  纠纷之源为政府拆迁项目,纠纷之度堪比病入膏肓,没有人和,亦没有天时,李海霞拆迁律师与默立贤拆迁律师决定凭借拆迁法律法规的熟烂于心与案件办理技巧的运筹帷幄,“治愈”委托人的拆迁之殇!

  办案第一阶:风雨欲来,绸缪当先!

  《执行通知》的存在是否意味着颜文书的被拆迁人命运已陷入既判力的绝境?李、默二位律师以一份《执行异议申请书》与一份《行政起诉状》为这个悬念设定了否定态的新走向。一方面,二律师指出西城区法院出具《执行通知》的程序、准以执行的客体《城市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存在多处显性违法之处,故应当停止执行;另一方面,二律师围绕西城区房屋管理局于裁决前欠缺送达、调解程序,于裁决中缺失专业评估两大方面主张裁决行为违背了行政裁决工作规程,裁决结果应被依法撤销!

  强拆风雨本欲汹涌而来,但两份及时而至并且有法可陈的法律文书,使得西城法院受案法官许诺对案件进行审查!

  办案第二阶: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然而,在法官许诺异议审查的第二天,西城法院却违背程序,对颜文书的房屋采取了司法强制拆除措施!失去了房屋,通常就意味被拆迁人为数不多的谈判筹码的消失殆尽。但是,以最大化实现委托人期待利益为信条的李海霞拆迁律师与默立贤拆迁律师基于不败的执着与对案情的深入分析,决定就势施展“亡羊补牢”方略。二律师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国家赔偿委员会递交了《国家赔偿违法确认申请书》,就西城法院继接到执行异议申请后迅即强拆、行政裁定强制执行不适法《城市房屋拆迁纠纷裁决书》两大方面的违法性进行步步深入、层层逼近的论证。

  7月底,西城区法院也采取亡羊补牢式作风,在实施完毕司法强拆之后对执行异议进行了正式的谈话。谈话中,二律师将众多违法执行问题一一道出,最终使得法官也陷入了困惑,不得不组织多次调解工作,以求通过调解解决此案。

  法律程序的博弈到了白热化之阶,而强拆合法性欠缺已然成为拆迁人难以逾越的屏障!重压之下,拆迁人开出了250万元的高价货币补偿条件!实现了8800元每平米到10万元每平米的超级一跃后,李、默二律师即从颜文书一案中功成身退!

  【律师说法】

  以结果论来分析,本案的经典之处在于将政府拆迁项目补偿标准提高了10倍以上。以解释论来分析,本案的成功之处在于对以下几点的把握:

  第一,关于西城法院作出《行政裁定书》之行为。对于西城区房屋管理局提出的强制执行裁决申请,因该裁决以承租人为裁决人、裁决中没有依法评估、核发裁决程序违反《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工作规程》等问题,西城法院应依法裁定不予执行。

  第二,关于西城法院出具《执行通知》的程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公开的若干规定》,人民法院受理执行案件后,应当及时将立案的有关情况、当事人在执行程序中的权利和义务以及可能存在的执行风险以及案件承办人或合议庭成员及联系方式书面告知双方当事人。西城法院并未依法告知颜文书,实际上剥夺了颜文书进行申辩的权利,不能保证执行行为的合法性。

  第三,关于西城法院接到执行异议申请书之后的司法强制拆除。《民事诉讼法》第202条之所以赋予当事人提出执行异议的权利,其目的是为了防止错误执行。当执行行为系对房屋的拆除时,该行为更具有不可逆转性,故而西城区法院在接到有理由的执行异议申请书后,应当中止执行强制拆除。但案中,西城法院在颜文书提出执行异议的次日就将其房屋拆除,显然违背前述法规的立法原意,从而使得法律赋予当事人的权利变成一纸白条!

  米兰·昆德拉在他《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的序里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思考力量的各中意味与非凡意义可以窥见一斑!面对已从一线城市向二线、三线城市扩张开来的拆迁大潮,无论是拆者还是被拆者,无论是秉持公道衡量的法官还是维委托人权益的律师,对于孰为合法、孰为非法,对于民生与发展的协调,均应予以一番深厚而熟稔的思量!

  上面这个案例就是京润拆迁律师承办过经典案例之一,在房屋被拆迁之后还能保证代理人合法权益的经典案例。所以百姓在选择拆迁律师的时候一定要选择经验丰富的拆迁律师。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北京违建案例】分辨真假拆迁合同,拆迁律师来帮忙
下一篇:【安徽违建案例】遭遇强拆,责任主体互推诿,法院依法裁定继续审理助维权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联系我们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朝阳区高碑店西店村南岸一号义安门B56-3
    电话:010-85965005
    传真:010-8590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