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京润律师事务所!
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财富剧场法律顾问
北京大学法学院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实践研究基地
服务热线
010-85965005
热门搜索:北京拆迁律师拆迁律师农村拆迁补偿城市拆迁补偿拆迁维权

【武汉拆迁案例】《限期拆除通知书》效力
作者:jrlvshi   2017-03-14 10:07:0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殷玉航律师在武汉市汉阳区承办一起违法建设案件,现就案情及办案意见记录如下:  案情:朱某在武汉市汉阳区有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殷玉航律师在武汉市汉阳区承办一起违法建设案件,现就案情及办案意见记录如下:

  案情:朱某在武汉市汉阳区有一处房产,2005年在其房产上搭建了一鸽子笼饲养信鸽,2010年3月份,该地块涉及拆迁。因拆迁进度缓慢及赔偿额度问题,朱某房产一直未予搬迁。2013年5月17日,汉阳区城市管理执法局经调查认定朱某所搭建的鸽子笼系违法建设,做出(阳城鹦)拆字【2013】001号《违法建设拆除通知书》,认定违法建设面积25.2平米。朱某在第二天遂提出复议。后汉阳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做出强制拆除决定对朱某房屋进行了拆除,朱某又对强制拆除决定提起诉讼,在强制拆除诉讼中,被告汉阳区城市管理执法局举证(阳城鹦)拆字【2013】001号《违法建设拆除通知书》,但经原告质证发现,举证的《违法建设通知书》所载明的违建面积发生变化,即由25.2平米变成了46.2平米。其他文号、时间等内容均没有发生变化。由此产生了除了违建面积不同,其他完全一样的《违法建设通知书》。在法院审理强制拆除决定案件中,被告称,后一份《违法建设通知书》是被告在2013年5月19日作出的变更,但除了违建面积不同外,其他都一样,就重新做了一份,对违建面积进行了变更,将时间提前到2013年5月17日。现前一份被后一份《违法建设通知书》所吸收,前一份已经不具有法律效力。

  因对《违法建设通知书》的合法性存在异议,强制拆除案件得以中止审理。而同时,朱某复议《违法建设通知书》的案件出具了复议决定,维持了被告作出的25.2平米《违法建设通知书》,朱某又起诉至法院,法院做出一审裁定,认为被告作出25.2平米的《违法建设通知书》经46.2平米的《违法建设通知书》变更吸纳,强制拆除所依据的是46.2平米的《违法建设通知书》,25.2平米的《违法建设通知书》对朱某不产生实际影响,裁定驳回了朱某起诉。

  对此,朱某进行了上诉,二审中,律师对本案存在的问题发表了以下意见:

  一、涉案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对朱某构成影响的问题

  一个完整的具体行政行为包括立案、调查和出具涉案的限期拆除决定,涉及到本案25.2平米的限期拆除通知也是这样,汉阳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做出限期拆除决定(25.2平米)当然也包括立案、对违法建设面积的调查核实,做出25.2的限期拆除决定,从而完成一个完整的具体行政行为。一审裁定书称25.2的限期拆除决定对朱某不产生影响,毋庸置疑的应当把一个完整的具体行政行为都视为对朱某不构成影响(包括立案、调查及出具决定),但一审裁定却把25.2的调查程序剔除出来,应用到46.2平米的限期拆除决定的前置调查程序,显然是把作出25.2限期拆除决定的一个完整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分割,仅仅把出具决定视为对上诉人不产生影响,其判决思路明显错误。

  二、变更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问题

  汉阳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先认定25.2平米违法建设,在没有履行任何的法定程序下,又直接做出46.2平米的违法建设,行政机关能否以此进行变更,需要有其法律依据。本人其实认为限期拆除通知这一行为属于强制措施,而并非行政处罚行为,但无论是行政处罚决定,还是强制措施,对行政机关单方变更即可对前一具体行政行为灭失的具体法律法规条文不存在。针对公民来讲,法无明文禁止即可视为其行为合法,而对行政机关来讲,法无明文规定作出的行为应视为其违法。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一个具体行政行为的做出是具有严肃性的,不经法定程序不得随意变更,如果却因需要进行变更,本人认为行政机关理应做出撤销先前具体行政行为的通知书或决定书,对被撤销的具体行政行为做出合理合法的善后措施,然后对涉案的情况再重新立案、调查并作出新的处罚决定。而不是仅仅重新填写个法律文书这么简单。针对本案,很现实的问题,原先认定的是25.2平米的违法建设,还是原先的那些调查程序,汉阳区城市管理执法局又依据什么认定违法建设变成了46.2平米呢?

  三、变更前的具体行政行为依法应予判决撤销或违法。

  我国行政诉讼法51条规定:人民法院对行政案件宣告判决或者裁定前,原告申请撤诉的,或者被告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原告同意并申请撤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

  行政诉讼法解释第50条第3款:被告改变原具体行政行为,原告不撤诉,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原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应当作出确认其违法的判决;认为原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从上述规定可知,虽然没有直接的法律规定行政机关可以变更其具体行政行为,但程序法上规定了具体行政行为改变后怎么去判决的情形。但本人认为,行政诉讼程序法上的规定,不能视为行政机关能改变其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因为行政诉讼程序法解决的是诉讼过程中的程序处理问题,而并非是行政机关改变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但从上述规定可知,即使在行政机关作出改变原具体行政行为之后,也不影响原先行政行为的可诉性,也不导致所谓的一审裁定书不予受理的情形。

  从上述可以显现,无论是从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来看,还是从维护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严肃性及要求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角度分析,都应当将汉阳区行政管理执法局单方擅自变更限期拆除通知书的行为视为无效。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贵州违建案例】城管拆房不承认,律师巧用证据赢官司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联系我们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朝阳区高碑店西店村南岸一号义安门B56-3
    电话:010-85965005
    传真:010-8590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