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京润律师事务所!
服务热线:010-85965005网站地图
专业拆迁律师
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财富剧场法律顾问
热门搜索:北京拆迁律师拆迁律师农村拆迁补偿城市拆迁补偿拆迁维权

京润解读:“神医”专家做广告,可信程度有几何
作者:   2017-06-27 16:09:23   来源:   评论:0 点击:

——药托的规制难题【摘要】最忙神医刘洪斌近日被各大媒体所关注。这位最忙神医刘洪斌的个人介绍里,时而是行医几十年的哮喘病专家,时而是...
——药托的规制难题
【摘要】“最忙神医”刘洪斌近日被各大媒体所关注。这位“最忙神医”刘洪斌的个人介绍里,时而是行医几十年的“哮喘病专家”,时而是第十三代苗医传人,时而是40年来专攻失眠的医疗工作者。不同的访谈类医疗广告中,她的经历、工作单位、专业、代言产品乃至民族都在变化,唯一不变的,是其“医学专家”身份。“最忙神医”的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利益变化,这些以电视访谈形式呈现,从嘉宾、主持人到观众,均由演员扮演,并按照事先写好的台本“演绎”的保健品广告,又将触犯哪些法律,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呢?今天,京润律所的小编跟大家聊聊“最忙神医”那些事儿。
     最忙神医不过是个药托
最近看到这个先后换了9个马甲的所谓专家“刘洪斌(滨)”刷爆了各大社交媒体的时候,小编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专家”成为“砖家”早就成了大众的共识了,小编身边的人从来不看广告去买保健品或者药物。伴随着大家不断地讨论,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词语——“托儿”。对很多人来讲,“托儿”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因为我们的生活中,到处充斥着“托儿”,包括酒托、婚托、房托,看看刘洪斌此人,如无相关举证,对其身份进行进一步澄清,那刘洪斌(滨)或许并没有医疗领域的相关从业背景,而她却打着各种医学专家的旗号,露脸各大电视台,也就是传说中的药托。或许会有人质疑,该专家并没有像平常的托儿那样和商家唱双簧呀,这就是他们高级的地方,敢于站在公众面前,当托儿。
或许“专家” 变成“托儿”,让人很难接受,毕竟“托儿”这个称呼,即便没有亲身经历过,许多人也都有直观感受,只是身受其害的人一般会愤怒地直斥“其实就是骗子”!不过,在法律上,托儿确实不是一个能严格对应的术语,即法律并无托儿一说。
按照通俗的理解,托儿很好定义,无非就是从旁诱人上当受骗的人。现实生活中最为常见的,就是商家为了更好地卖出商品,雇人当托儿,使商品能多卖或者卖得更高价。故此,我们可以理解托儿的本质就是利用虚假信息蛊惑消费者,造成市场混乱,扰乱市场秩序,是典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应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制。
做药托为什么没人去惩处
根据小编搜集各大媒体,发现对于“最忙神医”的行为,并不是没有受到任何惩处,据此前媒体公开报道,刘洪斌(滨)节目中涉及的医药产品曾屡上黑名单,被河南、安徽、河北等地食药监局多次查处。多家电视台因药品食品混淆宣传,保健食品宣传医疗效果被处罚。其中,2015年8月,济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市中分局曾对“苗医鲜药(消喘膏)”药品广告进行处罚,原因为“画面出现专家刘老师形象介绍苗仙咳喘方的功效,4分46秒后出现多位患者形象演示使用苗仙咳喘方后的效果”等内容违规。然而,为什么这样的行为屡屡出现却没有得到禁止呢?!
一方面是这些药物或者保健品背后高额的利益驱使,另一方面是我们的相关审核机构不够严格,没有把好关!市场经济的发展,难以避免会出现一些藏污纳垢的行为,然而其中最难的却是难以举证。法律要求讲究证据,不能无缘无故给人套上枷锁。 虽然在现实生活中各种托儿很普遍,随处可见,但记者查阅发现,实务中极少有托儿受到法律惩处的案例。这些做药托儿的行为虽然属于法律上的虚假宣传行为,理论上可以适用相关法律维权,但实际上很难,关键是消费者如何证明托儿给自己造成了损害后果。不像购买了吃的用的消费品,没有广告宣传说的效果,对身体健康造成损害了,很多情况下商家为抬价托市雇人,消费者很难证明是受到欺诈而购买以及受到多大损失。取证难,是惩治查处托儿最棘手的问题。当前竞争激烈的电视环境为这类“神医”身份去伪存真设置了一定难度。“这种所谓的养生、健康、以及医药的"知识",它能够登上我们所说的二三线卫视,一方面表明它能够非常低成本地占据节目时间,另一方面可能给他们带来一定的广告收入,所以这些卫视在"恶性"竞争中,对所谓"专家"的真实身份,包括对所讲述"知识"的真伪性不去做判断,完全是在市场利益的驱使下,而且随着这个人在不同的卫视出现,他的身份像滚雪球似的被抬高,因此掩盖了真实身份。现在的媒体竞争以及大家对相关电视内容的自律缺乏,导致这种现象的出现。
做药托牟暴利,还需制度完善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四条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广告主应当对广告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第十六条 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不得含有下列内容:
  (一)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
  (二)说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
  (三)与其他药品、医疗器械的功效和安全性或者其他医疗机构比较;
  (四)利用广告代言人作推荐、证明;
  (五)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禁止的其他内容。
  就《广告法》这两条可以看出,这些广告违反了《广告法》关于药品不得做代言,药品不能宣传疗效,需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除此之外,这些广告的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涉嫌虚假广告罪。它是导致发布虚假广告情节严重的。可能是发布者,比如电视台或者广告经营者就是广告的制作者。如果是诈骗也是有可能的。电视台发布的虚假广告,广告主就是药企、医疗机构,通过该自然人的代言,如果构成诈骗,要追究诈骗罪。
其实,像刘洪斌(滨)这样涉嫌传播虚假医药广告的职业化代言人并不在少数,有自媒体就梳理了经常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四大"神医"”。当然,“神医”这个词是打双引号的。除了刘洪斌(滨),还有李炽明、金(王志今)、还有高振宗(高振忠)。这些所谓“神医”的共同点是年纪都不小、名号乍一听都很唬人、几乎没有他们搞不定的疾病、对药品治疗效果的描述往往都颠覆常理。
一般来说做托行为构不成犯罪,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只是违法违规的问题。当然,消费者可以自己维权,但碰上托儿的情况下,消费者被骗后其实很难取证。所以一般只能向相关部门举报,可是,相关主管部门各种大案都管不过来,这种层出不穷的小案子就更难兼顾得上了。在这里,小编提醒大家,尤其是老年朋友们,不要轻信那些号称“包治百病”,以及所谓专家采访、患者叙述的医药广告,避免上当受骗。
微信公众号: 京润律师事务所
京润解读:“神医”专家做广告,可信程度有几何

相关热词搜索:京润律师 药托儿

上一篇:京润解读:“天价账单”背后的事实真相!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联系我们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朝阳区高碑店西店村南岸一号义安门B56-3
    电话:010-85965005
    传真:010-8590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