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京润律师事务所!
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财富剧场法律顾问
北京大学法学院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实践研究基地
服务热线
010-85965005
热门搜索:北京拆迁律师拆迁律师农村拆迁补偿城市拆迁补偿拆迁维权

【京润案例】专业的拆迁律师才能正确维护代理人的利益
作者:jrlvshi   2016-11-16 16:29:5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事实概要】  2006年11月9日,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卫星城建设管理委员会召开了一次有些特别的会议——解决拱辰南大街拆迁缠访户问题专

  【事实概要】

  2006年11月9日,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卫星城建设管理委员会召开了一次有些特别的会议——解决拱辰南大街拆迁缠访户问题专题会。刘海青(化名)正是这次专题会大动干戈意欲摆平的两名缠访户之一,她之所以有这般“隆重待遇”,还得从2002年动迁的拱辰南大街职工宿舍拆迁项目说起……

  刘海青因工作关系于1984年住进良乡镇北后街一处房屋,该房屋是房山商贸有限公司所有的公房。1996年,因调离原工作单位,刘海青对该房屋的占有形态变成了公房承租。2002年,因拱辰南大街拆迁改造,该房屋被列入拆迁范围,商贸有限公司随后确定了补偿方案。刘海青因不同意商贸有限公司的补偿方案,未领取拆迁补偿款,亦未按期腾退房屋。同年6月23日,良乡卫星城建设管理委员会将刘海青承租的公房强制拆除。强拆发生后,刘海青屋内的物品亦不知去向。

  家之不家,对于一个弱辈女流而言乃是命运的坍塌,无力反抗,无边痛苦。尔后,刘海青便走上了绵绵无期的上访路,这般颠沛流离,只为一个家被强势摧毁的行径讨个公平的说法。但直至本文开篇的2006年冬,她仍然在路上……

  虽然被列为缠访户重点对待,但这对于刘海青回迁安置的要求却是于事无补。时至2007年夏天,刘海青俨然已经是一名拥有5年经验的资深上访户,然而,问题仍然悬而未决,这使得她开始反思自己的失败。“顿悟”之后,她委托了一名律师,决定依法维权。

  在律师行业里,不乏“万金油”律师,这类律师对什么业务都“略懂”,却不精通。毋庸置疑,很多时候这类律师对于委托人的诉求并非“万灵”。从2007年夏天到2010夏天,三载春华秋实、夏炎冬寒,刘海清的代理律师帮助她打了很多官司,有民事领域的侵权诉讼,也有行政领域的许可诉讼,实可谓法律程序满地开花,不过,这些程序最终未能逃过“只开花不结果”的劫数。

  官司越打越迷茫,刘海青一度几近崩溃。后经友人介绍,濒临绝望状态的刘海青带着厚厚一摞八年来的维权资料走进了盛廷律师事务所,素来有“巾帼比肩须眉”之称的李海霞律师与张玉皛律师接待了这位愁肠百结的“苦主”。刘海青的执著与痛苦,深深地触动了李、张两位律师。虽然了解全盘案件后“诊断”的结果是这个案子相当棘手,但二位律师仍毅然决定接受刘海青的委托,担起一份“烫手”的维权重任!

  【办案掠影】

  办案唯一计:绝处逢生

  在拆迁维权领域已是百炼成钢的李海霞律师与张玉皛律师投身刘海青的维权个案之后,即对案件再次进行“地毯式”搜索,以找到能够打开法律程序运用殆尽的桎梏局面的有利“支点”。

  ——星星之火

  所谓天道酬勤,当两份判决书映入李律师和张律师的眼帘时,二律师不约而同地眼前一亮。这两份判决书一份由房山区人民法院所作,一份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所作,分别是刘海青诉房山新城规划建设管理委员会(原良乡卫星城建设管理委员会)、房山商贸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的一、二审判决。

  原来,早在2007年12月下旬,刘海青曾起诉二被告,要求依法判令二被告共同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30万元或者补偿原告130平方米住房,并返还屋内财产。作为一审法院的房山区人民法院以“被告房山商贸有限公司已经确定了该房屋的拆迁补偿方案,原告不服理应通过正当途径找有关部门解决。因原告未按约定期限腾退房屋、亦未找有关部门处理导致其承租的房屋被原良乡卫星城建设管理委员会强制拆迁”,认定“原告要求二被告补偿其130平方米的住房等要求没有法律依据”,判决“驳回原告刘海青的诉讼请求”。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二审判决中维持了一审判决,而理由是:“刘海青上诉主张二被告返还屋内财产、赔偿经济损失或者赔偿住房,应当证明二被告实施了违法行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现刘海青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原良乡卫星城建设管理委员会的强拆行为系违法行为,故其上诉请求不能予以支持”。

  ——足以燎原

  审视房山区人民法院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一者认为刘海青房屋被拆乃“咎由自取”,一者则认为刘海青要求赔偿损失、补偿房屋需要先证明强拆违法。冷眼旁观,会发现这两个判决都存在着舍本逐末的特点,不审被告拆房行为是否合法,反之对原告不按期限腾房搬迁的行为不遗余力地抨击拷问。这是毫无理性逻辑可言的。于是,李海霞律师与张玉皛律师带着一个正常的法理逻辑,以一份呈交给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再审申请书》推动这个“葫芦案件”再度启程。

  在《再审申请书》中,李、张二位律师用简明扼要的措辞申明了房山新城规划建设管理委员会、房山商贸有限公司的拆房行为侵权性、强拆行为违法性,请求高院撤销二审判决,发回重申,依法判令房山新城规划建设管理委员会、房山商贸有限公司赔偿刘海青各项经济损失30万元。

  在论证拆迁行为侵权性的过程中,李海霞律师与张玉皛律师运用了“以其矛攻其盾”的维权方针——根据房山新城规划建设管理委员会在一审程序中提交的两份证据,即涉案拆迁项目《房屋拆迁许可证》与拱辰街道城市管理办公室出具的《证明》,证实刘海青承租的公房并不在拆迁范围内,故而原良乡卫星城建设管理委员会的拆房行为构成侵权,应当赔偿刘海青的经济损失。

  在主张强拆行为违法性的环节里,李、张二位律师又极富战略性地打起了法律依据战,指出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和《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的规定,强制拆迁房屋的,应当经过拆迁行政裁决程序、强制拆迁听证程序,尔后方能由区政府下发强拆令强制拆除房屋,而原良乡卫星城建设管理委员会实施的强拆行为,主体、权限、程序无一合法。

  2011年11月上旬,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了“正义一判”,裁定案件发回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重申,原判决执行中止。对于刘海青来说,这第九个年头的初冬虽然寒冷依旧,但却是一个“要是冬天已经来了,西风呵,春日怎能遥远?”的别样季节。

  【律师说法】

  回顾刘海青风雨十年维权路,虽不能感同身受她的艰辛与苦难,但思绪却被这个打上了“希望与梦想”标签的草根故事轻易拨乱。在我眼前,一个弱不禁风的逐梦人,抬头凝望自己那个公正之梦,那个看似近在咫尺却又高不可攀的梦。她是想要飞上云际去摘取的,却苦于没有翅膀,于是,她只能凭借自己仅有的力量向着梦想奔去,不畏翻越高山,不惧跌落悬崖。事实上,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她一次次落寞地掉回原点,然而,执著的她每次都只是稍作停顿休整,继而再度出发上路。幸而,她最终找到了通往梦想的那条小路,梦想已在彼岸向她招手。

  每个故事,都是有力量的,因为它要宣示一些内容,启迪一些还没有走进故事的人们。在刘海青的故事里,就有这样的富有启示性的一些内容:

  首先,信访不如信法。实践中,并非每个拆迁户都会有一段凄凄惨惨戚戚甚至血淋淋的拆迁遭遇。不过,当一部分拆迁户不幸遭遇了如此晦涩的命运之后,他们该何去何从。农耕文化根深蒂固了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包括今时今日的拆迁户群体,因此,有一部分拆迁户会在遭遇不公后寄希望于信访。他们不相信法律,他们认为政府是官,那他的上面就有更大的官,在中央总有‘“包青天”式的人物可以为他们带来公平和正义。拆迁户选择上访,实乃中国法制的悲哀,也是拆迁户自己给自己挖的另一个“火坑”。事实证明,信访不但浪费了资源,效力也是差之又差。关于拆迁问题,中国三级信访制度最终敲定的结果,还需要回到地方政府来管辖处理,其结果可想而知。此外,信访并无可诉性,不能进入司法审查的范畴,很多时候只是一个不会有终结的“永动机”。故而,在多数情况下,耗时耗力的信访最终只能成为矛盾进一步激化的前奏。信访既然无用,在一个国际社会背景与国内社会背景都在讲法制的时代,法律,或可成为一种更为理性的选择。而大量成功案例表明,现实中也是这个道理,信访户转为依法维权后终获理想补偿安置的个案比比皆是。

  其次,信法需要有专业律师保驾护航。俗话说,徒法不足以自行。一部法律制定得再完善,也不能期待它自动发挥作用。当旧拆迁条例存在的时候,人们将暴力拆迁、违法拆迁、断水断电、株连拆迁等归结为旧条例的弊病使然。可是当新的征收条例对拆迁条例取而代之后,暴力拆迁依然存在。在这里面,除了新条例的科学性值得考究以外,法律不能自我作用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原因。既然如此,对拆迁户来说,如何能够通过“信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就是一个方法论的问题。他们需要懂得拆迁方面的法律规范(事实上,这方面的法律规范零散而庞杂),更需要懂得如何运用这些法律规范。就拿本案来说,法律规范是既定的客观存在,不同的人员,举之如刘海青的前后两任代理律师通过各自对法律程序的不同把握和运用,一个将法律程序带入“死胡同”,另一个则让法律程序“起死回生”。出现这个差异的原因,就在于法的运用。换句话说,拆迁户要想在一个相对困难的环境下取得理想补偿安置,不妨委托专业的拆迁律师,由其代表自己与开发商或者政府有关部门进行谈判或者诉讼,最终通过案件资源的有机整合,走出困境,实现维权目标。

  只要我们的社会生活中多一些合理的信仰,多一些合理的实践,相信那无形的仁义之臂会到处发掘不平、伸张正义!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京润胜诉案例】政府不可怕,他不作为,法律就要有作为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联系我们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朝阳区高碑店西店村南岸一号义安门B56-3
    电话:010-85965005
    传真:010-8590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