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京润律师事务所!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800-0686网站地图
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财富剧场法律顾问、《中国商报法治周刊》法律顾问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法律顾问、法制日报社《法律与新闻》特约撰稿单位
热门搜索:北京拆迁律师拆迁律师农村拆迁补偿城市拆迁补偿拆迁维权

【京润胜诉案例】征收中要慎用行政处罚权,行政拘留被法院确认违法
作者:   2018-10-27 13:14:05   来源:   评论:0 点击:

【案件背景】2017年2月起,贵州省黔南州三都水族自治县启动了棚户区改造征收工作,对位于猴场村范围内的房屋以及土地进行征收。征收范围涉...
【案件背景】
2017年2月起,贵州省黔南州三都水族自治县启动了棚户区改造征收工作,对位于猴场村范围内的房屋以及土地进行征收。征收范围涉及面广,人数众多。开始在征求意见阶段,对于征收部门提出的征收补偿方案,相对比较合理,村民大多都是支持的。但是,等到征收工作正式启动之后,征收部门工作人员上门就征收补偿问题进行协商,这时候村民突然发现,当初宣传的补偿方案打折扣了,这根本不是当初征求意见阶段所宣称的。因此,征收部门与村民之间分歧较大。

为了促进征收工作,2017年6月、7月,三都县人民政府以及住建局等部门,启动了数场强制拆除程序,对位于征收范围内的部分没有签约人员的房屋实施强制拆除。按照现有的法律规定,征收中要先补偿后搬迁,政府部门无权进行强拆,只能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因为补偿问题没有解决,且强拆程序不合法,估计政府部门也知道此时强拆可能会难度非常高,所以与大多数强拆一样,是多部门的联合执法。

汪先生家,也在7月份实施的强拆中。强拆当天,对汪先生的母亲,平女士,由有关人员带到了县医院,直到2017年11月份,三都县公安局派车将平女士从县医院送回。据公安机关在庭上所述,是医院打110他们出警送回的。因房屋被拆,无缘无故在医院被住院4个月,下警车的时候,平女士想要一个说法。据当时在场人员陈述,在让平女士下警车的时候,存在拖拽行为,导致其情绪激动,捡起一块石头,砸到了警车玻璃,造成前门玻璃破损。

因为砸警车,公安机关将平女士带回了公安分局。对于其所造成的损失,损失如何,公安机关并未鉴定,而是找了几家修理厂进行询价。经过询价,认定砸坏的警车的玻璃大概300多元。于是,对平女士作出了拘留7天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之后将平女士送到都匀市拘留所进行拘留。7天期满后,都匀市拘留所作出了《解除拘留证明书》,没有任何人通知其家属,或者将其送都匀送回三都。而是让一个年近七十岁的老人,独自跨越县城回家。在回家的路上,被路过的三都县其他村民发现,搭车接回。

之后,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作为平女士的代理人,起草诉状,将三都水族自治县公安分局诉至都匀市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其作出的拘留平女士7天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违法。法院在立案之后,定了2018年3月14日通开庭。

【办案掠影】
开庭是在2018年3月14日,记得当时,笔者从3月7日开始在贵阳、六盘水等地开庭,从北京到贵阳已经一周的时间里。在此次去之前,并未收到本案的开庭通知,原计划是在3月13日庭后返回北京的。在3月12日的下午,临时接到当事人电话,法院电话通知3月14日开庭,传票已经邮寄出来,但是邮局还没有通知领取。因为当时从北京出发之时,尚未收到开庭通知,没有带多余的手续。按照规定,法院的开庭信息应当提前3天通知当事人,本案可以以这个理由这次不开庭的,但是考虑到为了给当事人案件尽快一个答案以及成本问题,改签了机票,让同事从单位将出庭手续从单位邮寄给了法院。
庭审中,代理人对于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以及证据材料,从事实、程序、法律适用以及引发本案的背景等方面,全面的发表了代理意见。结果,一审法院作出的判决却维持了这一错误的行政处罚决定。
于是,在收到判决书的15天内,代理人起草了上诉状,平女士签署之后,向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在上诉中,针对一审的错误判决以及行政处罚决定书,代理人认为一审判决事实认定不清,主要证据不足,法律适用错误。具体理由如下:
第一、一审法院所认定的平女士对于案涉行为造成的警车毁坏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有效证据。一审法院认定价格毁损的,是公安局所提供的修车结构的咨询单,但是都没有相关单位的盖章,也没有营业执照等证件证明报价的修理厂有营业资质。而且,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七十七条,对财物造成损失的价格难以确定的,应当经过鉴定机构予以鉴定。

第二、一审法院在作出处罚决定之前未对平女士进行精神状态的鉴定。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三十八条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对违法嫌疑人有无法定从重、从轻、减轻以及不予处罚的情形进行调查。《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三条、《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等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行为的时候违反治安管理的,不予处罚。因此,公安机关在作出处罚之前对平女士的精神状态进行鉴定是必经的法定程序。

第三、公安机关对本案的引发,具有过错。平女士因为房屋被强拆,且被强制带离后数月,在送回的过程中又存在拖拽的行为,导致了平女士的情绪激动,公安机关对此有过错责任。

第四、公安机关的处罚严重过重。《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条规定,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本案中即使按照公安机关所提供的修理厂的报价单,价格也仅仅是300元,却对一个年近七十岁的老人,处以了7天拘留的处罚决定,显然处罚过重。

上诉到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之后,二审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书,采纳了上诉意见,撤销了一审判决,确认了三都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违法。
至此,对于平女士的错误处罚被法院确认违法,接下来就公安机关的错误处罚,将继续为其提出赔偿程序。



【律师说法】
第一、因为征收拆迁所引发的行政案件,公安机关在处理的过程中要严格的遵守法定的程序,全面查明案件的事实。就本案而言,公安机关在作出处罚之前应当对事实进行全面的调查。事件发生时,平女士是否具有行为能力,是是否应当给予其进行处罚的前提。而对于物品的损失,应当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而不能依靠修理厂的报价单去作为定案的事实,因为几个修理厂给出的价格也是互不一致的。此外,公安机关作出的处罚,也应当与违法行为的事实与情节相互、社会危害性相一致,对于一个仅七十岁的老人,造成了300元的价值损失,却给予了7天的拘留处罚,处罚也是明显失当过重的。

第二、在征收拆迁中,公安机关对于公民的报警求助应当及时出警予以调查处理,对于违法强拆的应当及时的予以制止,防止损失的进一步扩大与矛盾的激化。

目前征地拆迁中的矛盾激烈,极易引发冲突。因此,在处理征收拆迁中的问题时,应当严格遵守法定的职权与程序。就本案而言,案件的背景也是因为征收强拆所引发的后续行为,在强拆行为发生之时,对于公民的求助,根据《人民警察法》第二条以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应当及时的给予救助。而实际中,报警之后,对于政府机关实施的强拆行为,公安机关不予以制止,理由是其没有权力判断政府行为是否合法,对于政府的违法行为可以去向复议机关申请复议或者向法院起诉。笔者认为,这一答复实际上是不成立的,因为公安机关是一个执法机关,而且身担保护公民人身财产安全的法定职责,且我国长期有“有问题,找警察”这样的意识,大家对公安机关还是很信任,很依赖的。

笔者认为,对于政府机关的行政行为的实体是否合法,公安机关不具有判断的能力;但是作为执法机关,对于执法程序是否合法,应当是有判断能力的。比如征收拆迁中的,判断是否有作出征收补偿决定;对于违法建筑的拆除是否依法进行了催告、作出了强制执行决定,是否复议或者起诉了等等,这些程序性的规定,是法律上所明确要求的,也是很简单就可以判断的。而且,如果对于这些简单的程序不判断,一律要求当事人在房屋被拆之后,去向复议机关申请复议或者去向法院起诉,实际上可能会造成公民财产损失的扩大,甚至之后对政府的拆除行为被法院判决确认违法,再进行国家赔偿,也是间接的造成了国有资产的损失。

第三、被拆迁人维权也要理性,注意方式方法。征收拆迁中所涉及到的,都是公民最重要的财产——房屋或者土地,当然了,企业的可能涉及到是厂房或者员工的饭碗等。所以,在补偿问题未能妥善解决,未经过法定的程序,出现强拆的时候,被拆迁人的情绪是很激动的。而这时候可能会作出一些行为,恰好被对方抓住机会,被予以法律的处罚,比如在拆迁中常见的一些处罚,妨碍公务、寻衅滋事、故意毁坏财物、扰乱公共秩序等。鉴于目前这种现象时有发生,我们也建议大家维权的时候要理性,要注意方式方法,不然自身的权利还未得到维护,反而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法律规定】
《人民警察法》
第二条(第一款)人民警察的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
第三条人民警察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维护人民的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对公民提出解决纠纷的要求,应当给予帮助;对公民的报警案件,应当及时查处。
《治安管理处罚法》
第二条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妨害社会管理,具有社会危害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公安机关依照本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第五条(第一款)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
第十三条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违反治安管理的,不予处罚,但是应当责令其监护人严加看管和治疗。间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违反治安管理的,应当给予处罚。
第四十九条盗窃、诈骗、哄抢、抢夺、敲诈勒索或者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
《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
第三十八条需要调查的案件事实包括:
(一)违法嫌疑人的基本情况;
(二)违法行为是否存在;
(三)违法行为是否为违法嫌疑人实施;
(四)实施违法行为的时间、地点、手段、后果以及其他情节;
(五)违法嫌疑人有无法定从重、从轻、减轻以及不予行政处罚的情形;
(六)与案件有关的其他事实。
第七十七条(第一款)涉案物品价值不明或者难以确定的,公安机关应当委托价格鉴证机构估价。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无证房不等于无主房,也应该依法给予征收补偿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联系我们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朝阳区高碑店西店村南岸一号义安门B56-3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800-0686
    联系电话:010-85868008
    传真:010-8590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