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法律咨询热线

400-800-0686

资深律师

杜凯

来源: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 2019-03-13 | 次浏览

    一、个人基本情况

    杜凯律师,执业证号:11101201410305809,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北京市律师协会会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学士。

    执业理念:更专业,更负责,更诚信。

    执业领域:征地拆迁行政诉讼、合同纠纷,公司法律事务、婚姻继承家事纠纷。在北京、天津、福建、浙江、安徽、江苏、山西、河北等地办理过集体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拆迁案件,因拆违、限拆等各种行政处罚、行政强制案件及相关民事案件。

 

    二、经典案例:

    1、政府滥用“一事一申请”,南通中院法院当庭宣判政府败诉,江苏高院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在行政案件当中,与案件相关的政府信息对第三人十分重要,但政府部门往往不愿意公开这些信息,处处设阻。倪某某向南通市人民政府申请公开一个项目的多个文件,但南通市政府答复称倪某某申请公开的信息类别和项目繁多,要求其按照“一事一申请”的原则对提交的申请进行调整,律师当庭剖析了“一事一申请”的含义,属于一个项目的文件,不属于信息类别和项目繁多,且本着便民高效的行政原则,政府应当对倪某要求的信息进行公开,南通市中院支持了倪某的请求,南通市人民政府上诉也被江苏省高院驳回,只能乖乖公开相应信息。

    2、张某房屋被强拆、赔偿二审省高院改判案

    典型意义:张某的房屋被政府强拆,后经认定为五河县政府实施强拆违法,蚌埠市中院在审理赔偿案件中,按照此次征收中制定的补偿标准进行赔偿,但房价飞涨,当时的补偿标准已经不能弥补张某的损失,经安徽高院二审,法院撇开了征收补偿标准,支持张某的诉请,按照当地商品房的价格对张某的损失进行了赔偿;在征收过程中遭遇违法行为,导致案件已经从征收补偿转变成了国家赔偿,这是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国家赔偿必然高于补偿,否则将迫使征收部门倾向于采取强拆措施,以降低拆迁成本,再适用征收补偿标准没有法律依据。

    3、少征多占,徐州市中院确认征收违法并撤销

    典型意义:在一些征收案件,存在着实际征收的面积大于批准征收的面积,这是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违法行为,但由于征收案件涉及政府及牵涉重大利益,往往政府部门及监察部门有选择的保持沉默,在李某的12人诉贾汪区政府撤销征收决定一案中,贾汪区政府提交的征收范围图显然不包括李某的等人的房屋,且贾汪区政府在制定征收决定时程序存在违法,补偿方案未征求意见满30天,徐州市中院判定征收决定违法,并撤销了未在征收范围内房屋的征收行为,法律是严谨的,政府部门在实施行政行为时必须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作为被征收人,要积极采取合法的手段对征收的合法性进行审查,保障自身的合法权益。

    4、刑事拘留变行政拘留,市公安局认定程序违法;

    典型意义:翟某某因保护家中老人,与拆迁人员发生冲突,后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后经律师介入,当地公安局将刑事拘留变为行政拘留,律师认为这依然侵犯了翟某某的合法权益,进而提起行政复议,淮北市公安局经审查后,撤销了处罚决定书。在征收过程中,当事人需在保护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维护自身权益,不要因为自身的冲动而变主动为被动,即便被采取强制措施,应当及时告知律师,采取合法手段维护自身权益。

    5、政府作出征收补偿决定书,不能作为国家赔偿的标准

    典型意义:王某的房屋被谯城区人民政府下达征收补偿决定书,要求其限期腾空房屋,但在该期限届满前,谯城区政府就将房屋拆除,王某提起国家赔偿诉讼,一审法院依据征收补偿决定书的标准,认定了王某国家赔偿的损失,但律师认为,在谯城区政府实施违法拆除行为后,对王某房屋的征收补偿已经转变成了国家赔偿,且征收补偿决定书的作出已经是4年前,当时价格现今已不具备参考性,安徽高院二审认同律师的意见,撤销了一审判决,在任何一个法律案件中,都要理清法律关系,本案属于国家赔偿案件,补偿文件不具备参考性,应当以当事人的实际损失进行补偿。

 

    三、一般案例

    行政案件

    1、 淮北还公安局撤销针对被拆迁人翟某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案;

    2、 赵某与濉溪县人民政府征地拆迁案件;

    3、 郑某与濉溪县人民政府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纠纷案;

    4、 周某与濉溪芜湖现代产业园土地征收与房屋强拆国家赔偿纠纷案;

    5、 朱某等20人相山区人民政府、相山区市容管理局强拆房屋纠纷案;

    6、 鲁某与谯城区汤陵街道办事处拆迁协议纠纷案;

    7、 周某与谯城区人民政府土地征收纠纷案;

    8、 王某与谯城区人民政府房屋强拆、国家赔偿纠纷案;

    9、 张某等4人与五河县人民政府房屋拆迁及国家赔偿纠纷案;

    10、 付某与五河县人民政府土地征收纠纷案;

    11、 邵某等3人与五河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与国家赔偿纠纷案;

    12、 蔡某等76人与马钢(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内部退养劳动纠纷案;

    13、 李某等12人与贾汪区人民政府房屋拆迁纠纷案;

    14、 王某等20人与贾汪区人民政府房屋拆迁、强拆纠纷案;

    15、 夏某等28人与贾汪区人民政府房屋拆迁、强拆纠纷案;

    16、 王某与贾汪区人民政府、贾汪区国土资源局土地征收、强拆纠纷案;

    17、 刘某等30人与丰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纠纷案;

    18、 姚某等5人与铜山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与强拆纠纷案;

    19、 董某等148人与泉山区人民政府要求撤销房屋征收决定纠纷案;

    20、 汪某等4人与泉山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及补偿纠纷案;

    21、 蔡某等与南通市人民政府土地征收纠纷案;

    22、 唐某与城步苗族自治县土地征收纠纷案;

    23、 李某等12人与宁德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纠纷案;

    24、 周某与福清市人民政府土地征收、强拆纠纷案;

    25、 孔某与蓟县人民政府土地征收、强拆纠纷案;

   26、 赵某与交城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纠纷案;

    27、 南通某公司与海门市人民政府房屋拆迁纠纷案;

    28、 葛某与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政府土地征收、强拆纠纷案;

    29、 江苏某鞋业公司与崇川区人民政府房屋拆迁纠纷案;

    30、 印某与崇川区人民政府酒店房屋拆迁纠纷案;

    31、 张某与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政府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纠纷案;

    32、 张某与南通市如皋市人民政府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纠纷案;

    33、 胡某与绍兴市柯桥区杨汛桥镇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强拆纠纷案;

    34、 侯某等诉唐山市人民政府土地征收及村委会平改纠纷案;

 

    民事案件

    1、 李某等3人要求撤销村委会决议纠纷案;

    2、 郭某诉村委会撤销补偿协议纠纷案;

    3、 何某诉李某遗赠纠纷案;

    4、 胡某诉天津市天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小站米立方分公司人身伤害赔偿案;

    5、 刘某与北京世能餐饮服务有限公司劳动纠纷案;

    6、 齐某与刘某离婚纠纷案;

    7、 邵某与徐某等遗产继承纠纷案;

    8、 孙某与某物业公司纠纷案;

    9、 汤某与彭某房屋买卖纠纷案;

    10、 徐某与汤某仓储合同纠纷案;

    11、 杨某继承纠纷案;

    12、 姚某继承纠纷案;

    13、 张某继承纠纷案;

    14、 某冶金院要求解除合同纠纷案;

    15、 张某与某公司劳动仲裁纠纷案;


下一篇:袁宝慧
上一篇:杨高州